关闭

拉萨的冬闲

爱上西藏 2016-01-08 15:10:38

3800

导读:秋去冬来,冬日的拉萨,蓝天、白云、阳光一样不少,甚至是绰绰有余,有时会让人有种错觉,不觉得已是到了高原的寒冬时节。唯有乌云密布,雪花纷飞的时候,拉萨才以她的凛冽展现出冬日特有的侘寂之美。


图像00001.jpg


拉萨的雪纷纷扰扰,飘洒了几千年,安静地堆积堆积堆积,下得那么认真下得那么深,年复一年未曾改变的认真,来年的幸福都埋在了雪中,在把那些幸福挖出来之前,它们会保存得很好很好。


图像00002.jpg


手中的香燃得明明暗暗,雪地上的脚印深深浅浅,学他们跪在雪山面前,悄悄地说了很多心愿。捧着酥油茶坐在路边,慵懒的街走过许多遍,那风马也看了许多天。


图像00003.jpg


晴天的雪,雨夜的月,迷雾中的轨迹开始变得明显,前世种下的花是否会开在今生的路边,醒来时忘记了夜间风雪,只是在梦里多了一些感觉。


图像00004.jpg


冬天来拉萨的游客少了,围着大昭寺转经的藏人增多,因为冬闲,从各个藏区上来,一家老小,朝拜转经,顺便采购过年用的东西。人群熙熙攘攘,我也愿意这个时候出来跟着他们一起走走,除了桑枝和酥油味,还有一股平静的热闹贯穿在整个走动的队伍中。


图像00005.jpg


喝口茶的时间就到了傍晚,石板上走路的人影子被拉的极长,脚底的寒气也越聚越浓。时间在这个时候变得极易可见,表盘是正在下落的太阳,指针是人的影子,所有人都被笼罩在祥和宁静的空气中,人和人之间的界限短暂地消失了。他们不会看我,我也没有过度的好奇心,在光线彻底收拢到地平线的几秒内,没有“我们”,也没有“他们”,人人都像一簇保持燃烧的火苗,面对同样的黑暗。


图像00006.jpg


燃灯节那天,大昭寺被围的水泄不通,跟着人群缓慢挪动,有半截路灯坏了,嗡嗡的经文从众人口中走出,但没被风吹散,慢慢聚拢在上方,变成一股隐秘的水流,跟人群朝着一个方向流动,也是同样的黑暗。这种黑暗是温暖的敬意,是默契的友谊,是一条缀满星辰的河流,语言可以在其中汇合,再分离。


图像00007.jpg


死亡有一万个名字,黄昏是暗号,颅上点灯,他们神情肃穆供养光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光亮汇成河流,带着不可驯养的炙热进入长河。每次木船搁浅,就少一个世上的名字,但生命立刻被填补。这条河永远没有尽头,伴着爱恨交织的喧嚣,带着汪洋肆意的狂喜,成为永恒的秘密。


图像00008.jpg


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是如格桑花般的小冰晶,星星点点,点点星星,一朵,两朵,三朵……越聚越多,数不过来了,点点的花朵连成了线,穿成了洁白的花环,在空中打着转,花环打开,直直地落下来,像一条条洁白的哈达,从天而降。


图像00009.jpg


落在了远处的山尖,飞上了寺庙的金顶,撒在了阿佳的头饰上,爬满了根啦的胡须,飘到了转动的经筒上,铺向了磕头人的额前,这城被无数条洁白的哈达铺满了。


图像00010.jpg


转经的人群踏雪而行,口诵经文,千百年来的传统,未因风雪而改变。磕头的人爬冰卧雪、等身下拜,将自己的身影,更深的刻在大地上。此时此刻,是雪使这城更加殊胜,是这城使雪更加洁白。


图像00011.jpg


雪,不露声色的飘落,从深夜一直到天明。清晨,窗外微明的时候,你会发现,拉萨的一切一改往日的容颜,空气中弥漫的是久违的湿冷甘甜,天空不再蔚蓝,被厚厚的云层遮挡,像拉起了一块灰色的幕布,雪花还在阵阵落下,城市的色调一下子暗了下来,丰富的灰颜色瞬间稳妥的布满视线,眼前的景物带着极强的出离感,但自己又实实在在的身在其中。


图像00012.jpg


远山已被白雪层层覆盖,云雾流动在山间,仅有的一线阳光刚刚穿透云层,在洁白的雪山上留下一道光斑,瞬间即被翻滚的云海吞没,山的体量因云雾和光影的变化,霎时间好像变大了许多,显得气象万千。


图像00013.jpg


拉萨城的上空罩着一层薄薄的轻雾,整个城市被这样一种极其高级的灰白色所包裹,大自然用他的方式,把人类建立的一切辉煌、一切骄傲遮盖,让整个世界回归本真的样子,幻化得朴实无华。


图像00014.jpg

 

一只只麻雀在布宫下的雪地上留下竹叶般的脚印,又忽的飞上挂满积雪的枝头,枝头的雪零星飘散,鸟儿调整一下姿态,追赶着飘散的雪花迎风而去。


图像00015.jpg


大一些的候鸟或在布宫的映衬下展翅于雪中,或是相伴在尚未封冻的湖面上游弋。成群的鸽子拨开积雪,在草地上觅食……动物们在清冷的冬季享受着雨雪带来的一切美好。


图像00016.jpg


布达拉宫的白宫早已淹没在雪雾中,红宫远远的看过去,像极了雪地上的一团篝火。这白雪覆盖下的古老建筑,正经受风雪的洗礼,待到冰雪消融,留在白墙上的印迹,是自然绘制在这古老建筑上的壁画,讲述着经年累月风雪的故事。


图像00017.jpg


雪依然在下,覆盖了街道建筑,覆盖了玛尼石堆,覆盖了寺庙的金顶白塔,玛尼堆上佛塔状的擦擦也顶上了雪白的一朵祥云,摩崖石刻的佛像下积雪越来越多,佛、菩萨像是驾云而来,千百年来凝望着世事的变迁。


图像00018.jpg


转经、磕头的人们依然如旧,迎风跪拜、踏雪前行,风雪打湿衣襟,冰凌挂在眉梢,转经筒上也积下了片片的雪花,人们脸上的喜乐之感丝毫未减,他们坚守祖辈们的习惯,风雨无阻,围着这古老的宫殿寺庙,将心中单纯美好的盼望在风雪中用脚步颂扬。


图像00019.jpg


这雪,似乎化为转经人群的背景,烘托出他们内心坚守的情结。这样的一个民族,似乎早已知晓,在世间,没有永恒,众人供奉寺庙又怎样?在历史的长河中,寺庙的金顶红檐,白墙黑瓦,坍塌了,重建了,又渐渐的陈旧下去。极其虔诚的信众又怎样?转经的人老了、死了,一代又一代。


图像00020.jpg


一件件事物或是变化无常,或是渐渐的陈旧下去,亦或是循环往复。只有守住不变的,心里有了依托,才能应对未来无常的变化,而不变的即是真理与信仰恒久不变。


图像00021.jpg


妈妈一手拿着佛珠,一手拉着孩子,顶着风雪走在宫殿寺庙的转经道上,转经筒吱吱作响,孩子通红的小脸上露出了笑容。


图像00022.jpg


雪总是稍纵即逝的,种种曼妙的景象,在雪极大时,气氛被营造到高潮,随后,即是雪渐小,渐小,随即停止,再然后就是慢慢消融的过程,过不了多久,太阳出来,一切回归常日的状态与容貌。这短暂的美,甚至是瞬间的美,若是能欣赏感悟,除了必要的机缘,则是要有发现的眼睛和体察的心。


图像00023.jpg


当对自然万物、老旧的事物、传统习惯的遵从与敬畏,成为了一种形式或载体,抑或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或审美取向。我们就能深刻的看到,自然、历史在这些事物上留下了应有的痕迹,前人在这些事物上倾注了毕生的智慧,在这些表面也许粗糙、损毁,不完美,或者没有所谓的科学依据的事物的内里,实则有一种无比自然和谐的完美。侘寂之美也就由此而生。


图像00024.jpg


雪,飘落而下,是如格桑花般的小冰晶,星星点点,点点星星,一朵,两朵,三朵……


编辑:张沁园 责任编辑:郭洋波


68x68

{{el.userName}} {{el.createTime|date('yyyy-MM-dd HH:mm:ss')}}

{{el.reply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