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骑行记之从松多到墨竹工卡

大光 2015-12-03 13:38:54

65500

前一天泡了温泉,在去除疲劳方面的确非常的有效。骑起车来全身都是力气~~这一天要翻越米拉山,早些出发时能够直接通过墨竹工卡去拉萨的,但是自己想慢一些抵达,可能是害怕抵达之后,突然没有了目标的那种落寞吧。

或者……其实是我起不了那么早,你信么?

 从松多出发,到达米拉山脚之前都是平路,路况不错,全水泥路面,而且路两旁的平原里是不是还能看到土拨鼠的身影,胖胖的身子蛮可爱的,但动作很敏捷,一副小机灵的样子。

 为了拍到近照,拿出了长焦镜头,可是我的手抖啊~抖啊~抖啊~~最后的效果是这个样子,大家不要喷我呀~~~~~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土拨鼠小兄弟,看到这张图片时,我已经翻越了一大半的米拉山。这是快到垭口时的玛尼堆。而在之前的路上,骑行途中第一次被狗追的事情发生了,好在我腿缩得快,不然小腿就被当鸡腿给咬了,我只穿了一层薄薄的骑行裤啊……

 这些大大小小的玛尼堆就在这半山腰俯瞰着山脚下蜿蜒的公路,以及那些磕长头前往拉萨朝圣的人们。

 自己就是从这条路一直抵达了现在的位置,似乎有些感慨,我们回望自己的人生,也会有类似的感慨吧。我们,就是这样,抵达了现在……

 抵达米拉山口,这三头牦牛雕像已经被打扮得花枝招展了。

 天气不是特别好,在5013米的垭口处,风吹在身上非常冷,甚至还飘了一会雪花呢。虽然能从厚厚的云层间隙看到蓝天,却并没有阳光照射下来。

 应该是六字真言中的某一个字吧,不认识藏文,但是总觉得其中蕴含了无尽的魔力。

 也许以后的某一天,我再看到这些照片,也许会忍不住大哭一场吧?遗憾没能走得更远,还是庆幸自己迈出了脚步?

 在垭口停留了一段时间,这里人很多,有骑行者,也有跟团包车的游客,每个人来这里的方式都不一样,也许有着相同的目的,又或许没有。谁知道呢?

 这是抵达拉萨之前的最后一座,也是最高的一座山了,米拉山,我不敢用征服这两个字,在它面前,我太渺小。我只是靠自己的力量,让它给了我一次通过的机会。

 这位大叔一定要跟我合影,说很佩服我,其实,周围很多骑行的人,我不知道自己和他们比,会有什么不同,如果一定要说有,也只是我全程都是一个人,很少说话,只是默默的前行。

 到了垭口,不能只穿着骑行服四处跑了,因为温度好低,必须穿上抓绒衣、防风服,还有骑行长裤。否则在这么高的海拔,感冒了可就麻烦了。

 要离开了,而在这里本来我拍了几张从垭口开始搭车的骑行者的照片,因为很多人说,工布江达之后,再无风景,米拉山之后,再无挑战。想一想,最终没有放上来,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抵达的方式,而我所能做的,只是用自己的方式——骑行,然后证明给他们看,米拉山之后,依然有风景和惊喜。而对于自己来说,没有到达拉萨布达拉宫脚下之前,一切都没有结束,挑战更是没有完结。

 从米拉山下来,大约2小时之后,已经进入了墨竹工卡县,不过日多乡的邮局在下午两点依然关闭着。惯例,拍照。

 已经在前往墨竹工卡县的路上,笔直的公路,两旁是农田和不高的(相对高度)小山。

 对焦不准。。。不过这是在抵达拉萨之前的最后一个特定手势啦。到了拉萨,另有任务呢~~

 松赞干布的出生地,而且据说旁边的村子出产相当不错的陶器,可惜自己的行李已经够多了,这么脆弱的陶器,已经完全没地儿放了。

 我想,这是一幅安静的画面。

 远处就要进入墨竹工卡县,隐约有了县城边缘的感觉。

 激动啊,最后的500米,最后的69公里。

 想一想,按照一路的经验,这里应该是南京援建的吧,否则南京东路这几个字,出现在这里似乎略有些突兀。318国道在这里穿县而过,和工卡路以及南京东路共同组成了十字形的主街区。
比较有意思的是,南京东路上有一家陕西馒头店。我买馒头和烤饼时,同老板聊天,对话如下:
老板这家店开了多久啦?
没多久,才1年多呢。
哦?看这店面不像啊。
我这也是接手过来的,前一个老板不做了。
啊?为什么不做了啊,我看生意挺不错的呀……
中彩票了,钱不少,就不做了,回老家去了。
…………-_-!!(内心深处:会聊天吗?会聊天吗?一万个草泥马来来回回的奔腾啊)

 路边的藏民,仔细看,还能看到一个开水瓶,记忆中我还是大学时代用过呢。

 这儿的麻雀都不怎么怕人了,只要你没有走得非常近或者故意去驱赶它们,他们基本上只是跳啊跳啊,并不飞走。

 墨竹工卡县人民政府

 这个名字亮啊~~~~

 既然有南京东路,必须也要有南京西路呀。

 向来最美味的酒都在深巷里,而我一向认为,对于风景和人文,同理可证。
墙角总是我们最容易忽略的一个细节,而墙角的破败往往让人感觉到沧桑,谁知道这些泥土在这里呆了多久呢?不离开,它们只是尘土,离开了,也许会成为高山的一部分,也可能沉睡到大洋的最深处,见识那些从没有人类踏足过的区域。

 抬头仰望蓝天,只是觉得高远,并没有城市中的那种逼仄。

 浓重的红,灿金的黄、纯净的蓝,这应该是只有藏地才会拥有的颜色搭配了吧。
这是在小巷尽头发现的一座寺庙,黯淡的色泽中突然出现一抹明亮,恍若破败尽头的繁华。

 记得在飞来寺时拍过一张类似角度的转经筒,但我处理成了黑白色。
这个寺庙在318国道右手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进去大约300米,似乎是叫大普寺,不过我也是猜测,因为寺庙外找不到任何可以证明它身份的东西,唯一可以找到的就是318国道边有一个叫大普寺布施基金餐馆的吃饭地儿~~
 

 周围土石色的墙与浓郁的寺庙外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算是金碧辉煌的庙门~~

 法轮,不过中间的图案竟然和太极那么像,莫非是暗示了世间宗教总有想通之处么?

 这是我大爱的一张寺庙图,因为角度所限,我用尽了广角也无法拍出寺庙的全景照,这是我所能找到的最好的角度了~~~大家轻拍……

 哇塞,要不要这样啊,这里是西藏啊,不是印度,为什么会有神牛如此悠闲自由的在街上逛!!!!

 每次见到他们手拿佛珠的场景,总是一阵恍惚,似乎总有前世的记忆涌现,难道我的前世真的是藏族人么?第一次吃糌粑就喜欢上了酥油的味道;酥油茶喝起来特别亲切;进藏毫无高反……似乎这一切都证明,我应该是一个地道的藏民。

 吃完晚饭,发现广场上也如同内地一样,有了居民跳舞的活动,也是饶有兴趣的坐在一旁观看,并且用手中的宾得KR拍摄着。

 这是领舞的藏族女孩,跳舞的过程中一直微笑,在她的带动下,周围的居民们都参与其中,我在一旁,像是一个遥远的旁观者,看着一场盛大的舞会。

 阳光从云层中射出无数条光束,而远处的电线杠像是十字架,有种救赎的场景感。

 对了,顺便说一下,很多人都告诉我,墨竹工卡因为离拉萨太近了,导致这里的住宿都比318沿线高不少,而且只有标间,而没有床位间。事实证明,只有你亲身经历了,才有资格说。
进入墨竹工卡后,见到上面出现过的那张蓝色指示路牌时,左拐,靠右手边有一个小院子,里面有住宿,有标间,也有床位间,并且床位间也分成40、30、20三种等级,划分标准是以房间里住的人数来定的。我住的20的,房间里本来可以住4个人,但是当晚却只有我和哼哼猫猫两个人。
舒服至极啊,并且晚上我们还奢侈了一把,买了个西瓜回来瓜分掉了,嘻嘻。

 站在住处旁边的小山坡上,就着最后的一丝夕阳,拍下了这张照片。我坚信这也是路上的风景,这是墨竹工卡给我的惊喜。

愿这飞扬的风马旗保佑我所遇见和认识的每一个人! 

 这朵心形的小花就开在风马旗的下面,依然是妙手偶得。

 抵达拉萨之前的最后一个晚霞,明天,将前往最后的目标——拉萨。

68x68

{{el.userName}} {{el.createTime|date('yyyy-MM-dd HH:mm:ss')}}

{{el.reply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