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 当前位置:
  • 游西藏
  • 综合
  • 拜布达拉宫,访八廊街——我的西藏之旅

拜布达拉宫,访八廊街——我的西藏之旅

Baymax 2015-12-03 10:06:52

7900

3月20日15:40分列车准时抵达拉萨。

对本次列车之行的印象:服务差,没有广播;卫生状况更是糟透了,有几次厕所的污物都溢了出便池,要是不嫌恶心人,我真有心把场景给拍下来;从西宁到格尔木的暖气是凉的(此时我看过车厢的温度计19度,过了格尔木后冰火两重天,暖气没命的给,过了当雄车厢的温度已经高达39.5度,有的乘客受不了拨打贴在列车上的广告投诉电话却没人接听,好不容易找到列车员,才把车窗打开降温;列车本应该是弥漫性给氧,却如喷气一样嘶嘶作响。好像与乘客过不去,要我们都到拉萨感冒、高反才好。

踏上拉萨的土地少了些激动,因为天是阴沉的。



首先联系到夜雨领队打车前往夜雨预定好的太阳岛西桥金百合宾馆,将住宿安排妥当,而后带上摄影器材先对布宫夜景来个小刀初试(因为阴天夕阳下的布宫是拍不成了,同时阴天的傍晚光散平淡不适合风光摄影)。

值得一提的是我以前对高反还是领教过的,这次只是略有不适,可以忽略不计了。

有一插曲,且叫四个男人布宫广场的短暂邂逅。

我在布宫广场等待天黑和布宫掌灯之时,看到一位胖乎乎的中青年男子和一个少年摸样的男孩,也在等待夜拍布宫。趋前搭讪得知是来自安徽的纯自由行的户外和摄影爱好者。刚刚从林芝赏桃花和游览雅鲁藏布江峡谷、南迦巴瓦后来到拉萨。谈到此行他是一副悲催之感,因为天气的原因:赏桃花,而桃花未开;观南迦巴瓦,而未得见其真容不说还要躲雨;到了拉萨还是阴天。我问他“这次就你们父子同行”?他回答说:“我们哪里是父子,也是在旅途相遇,沾到一起的。”(看上去除了眼睛以外的确很像)谁成想看似少年的男孩已经22岁了,是个纯玩的人,两手空空任何东西都没带,成了给安徽人拎脚架的随行。此时还得知安徽人刚34岁,我报了年龄后他说“我该管您叫大爷”。他还把自己在路过米拉山口的一张自照给我看。却激发了我的狂野之心,我正好23日也要途径米拉山口,到时需要我来验证一句话:什么叫“你大爷也行”。(此处算一伏笔)正在我们攀谈之际,走过来一位年轻玩独行摄客,自报家门来自广西,(与我同乘一次列车,也是刚到)说是去神山冈仁波齐去转山,而后去尼泊尔再返林芝赏桃花。该人有一大特点,说话与爽朗笑声相随,好似不笑不会说话。当安徽人又把它悲催的经历复述一遍后,引来广西人一长串的笑声。我说:“你怎能这样幸灾乐祸”?聊着聊着天色已黑,聚在一处找位拍布宫,巧的是我们都是“玩尼的”,探讨相机拍摄夜景参数的设置,可想而知我们的夜色布宫就像是一个模子出来。因为我只穿了一件快干衬衣外套一件冲锋抓绒内胆,在广场等待了近3个小时,禁不住寒气袭人的拉萨夜晚,只好先行告别,在我走出一段距离,身后又传来广西人很有特色的笑声,我自言自语道:“这人怎么这样爱笑“,能笑口常开的人自然是好的。



对布达拉宫雄姿虽然早已通过影视和图片印入脑海、了然于胸,当真正来到它的脚下,虽不是信徒却也怀着虔诚之心站在广场仰视这座神圣宫殿,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更显伟岸;更被它的一种君临天下气势所倾倒;更为藏族人民的智慧和建筑艺术创造力所折服。布宫因势(地势)得势(气势)。小看它俯视着拉萨全城;大看它由于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宫殿何尝不可以看做是在俯视天下芸芸众生和沧海桑田?






拍完布宫转而初探八廓街、大昭寺


【八廓街,又名八角街,位于拉萨市旧城区,是拉萨著名的转经道和商业中心,较完整地保存了古城的传统面貌和居住方式。八廓街原街道只是单一围绕大昭寺的转经道,藏族人称为“圣路”。现逐渐扩展为围绕大昭寺周围的大片旧式老街区。】


【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觉康”(藏语意为佛殿),位于拉萨老城区中心,是一座藏传佛教寺院,始建于唐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是藏王松赞干布为纪念尺尊公主入藏而建,拉萨之所以有“圣地”之誉,与这座佛像有关。寺庙最初称“惹萨”,后来惹萨又成为这座城市的名称,并演化成当下的“拉萨”。大昭寺建成后,经过元、明、清历朝屡加修改扩建,才形成了现今的规模。




今日是夜雨西藏A线3期第一天,本来按行程是从拉萨东行翻过米拉山口往林芝。结果早晨起来迎接我们的是开门雪,宾馆门前所停放的车辆上积上有五六公分厚的雪,而此时雪还在下着。领队Kk考虑米拉山口怕是过不去,果断征求队员意见并拿出自己的调整行程意见,最后一致同意西行前往道路比较好走的日喀则,事实证明我们的调整是正确的(领队打电话了解到前往林芝的车辆在距离米拉山口150公里的地方被截) 。行程由人定,而天气则不由人所掌控,我们所要做的首先是随遇而安、调整心情;第二,随机应变,而不是墨守成规教条行事。由此我们的行程被完全颠覆,来个乾坤大挪移,把最后一天的行程变为起始之行,由东行变西行,先奔赴日喀则游览扎什伦布寺。为日后游览雅鲁藏布大峡谷得见南迦巴瓦真容埋下伏笔,这是后话。这也该算是此行一件奇葩。












































68x68

{{el.userName}} {{el.createTime|date('yyyy-MM-dd HH:mm:ss')}}

{{el.reply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