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

成功!

知道了
×

可可西里迎来藏羚羊产羔迁徙季

从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获悉,来自青海三江源、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等地的首批待产雌性藏羚羊近日已进入可可西里地区,正陆续穿过青藏铁路、青藏公路等通道,向素有“可可西里大产房”之称的卓乃湖行进。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长江源区可可西里管理处宣传科科长才仁桑周介绍,3日18时30分,首批待产雌性藏羚羊陆续通过青藏公路2997公里处,数量为50只,标志着可可西里迎来今年的藏羚羊产羔迁徙季,时间与去年基本相同。可可西里管理处五道梁保护站站长文尕公宝说,11日至今,五道梁保护站附近几乎每天都有穿越青藏公路的迁徙藏羚羊,数量持续增多。16日,从2997公里处穿越的藏羚羊数量达到148只。文尕公宝告诉记者,青藏公路2997、2998公里处是藏羚羊产羔迁徙的两个主要通道,每年羊群中近80%的雌性藏羚羊都要从这里经过。卓乃湖是雌性藏羚羊产羔的主要聚集地,被誉为“可可西里大产房”。藏羚羊每年12月交配,次年5月前往卓乃湖产仔,7月至8月产羔结束后母羊率羔羊返回原栖息地与雄羊合群,迁徙行程可达近千公里。据了解,为确保藏羚羊顺利迁徙,5月以来可可西里管理处要求各保护站工作人员在辖区进行不间断巡护,一旦发现藏羚羊集群并试图穿越公路,须第一时间采取临时交通管制措施。据预计,今年的藏羚羊产羔迁徙季将于6月10日前后结束,期间工作人员将持续为其保驾护航。(完)责任编辑:龙会琴来源于新华社图片源于网络

西藏:“绿水青山”溢出“美丽效益” 全域旅游换来“金山银山”

西藏拥有独特而丰富的自然、人文旅游资源。近年来,西藏将旅游业作为“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最佳结合点,以“特色、高端、精品”为导向,着力发展全域旅游,加速推进“重要的世界旅游目的地”建设。如今,旅游业正成为西藏对外开放的“窗口”产业、“富民兴藏”的支柱产业以及助推西藏发展的战略性产业。“冬游西藏”放大招 高原笑迎八方客2月16日,农历大年初一。伴着一声汽笛声,又一趟进藏旅游列车驶抵拉萨火车站。冬游西藏活动启动以来,西藏相继迎来百人以上包机、专列数次。受独特地理、气候环境影响,西藏旅游一直存在严重的“冷热不均”现象,每年11月至次年3月,是高原旅游淡季。为推动全域全时旅游发展,今年2月1日西藏启动“冬游西藏·共享地球第三极”活动,从2月1日至4月30日游客可享受115家A级景区免票,星级酒店、旅游车辆、航空等诸多优惠措施。林芝巴松措景区借助冬游活动,前3月实现游客接待量同比翻了近6倍,“桃花节”期间林芝市游客接待量同比增长50%,布达拉宫2月游客接待量同比增长230%。广西游客曾玉林春节假期带着家人一起冬游西藏。“门票免费,机票、住宿有优惠,而且冬季风景更有韵味,民俗活动精彩纷呈,实在是不虚此行。”他对记者说。据西藏自治区旅发委促进与合作处介绍,活动期间旅游部门策划推出了“春节邂逅藏历新年”、林芝桃花节等产品,并联合安监、消防等部门对星级饭店、重点景区进行督导检查,确保游客进得来、游得好,既打响了“地球第三极”品牌形象,也明显拉动了各地旅游市场。西藏自治区旅发委统计数据显示,1月至4月,西藏累计接待国内游客266.7万人次,同比增长63.5%,实现旅游总收入逾35亿元,同比增长62.8%;拉萨、林芝等地主要酒店平均入住率超过50%,其中国际、连锁及精品民宿入住率高达80%以上,实现历史性突破。为实现旅游市场平稳过渡,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研究决定,部分重点国有景区门票、旅游车辆、航空优惠措施从原定截止日期延期至6月30日。匆匆一次西藏行 浓浓一生西藏情“一次西藏行,一生西藏情。洁白的哈达凝结着深情厚谊,醉人的青稞酒让我魂牵梦萦。”虽然西藏之行已过去数月,但25岁的香港游客张天进表示,“雪域高原,我还会再回来的。”今年春节与藏历新年恰逢同一天。拉萨各大旅行社推出藏历新年旅游路线,包括造访藏族人家,品尝“古突”藏历年夜饭,体验“舌尖上的西藏”等,不仅使游客得到了“文化之旅”体验,也增进了与当地群众的感情。西藏自治区旅发委主任王松平说:“旅游业在促进民族团结中的作用越来越显著。”在7天的西藏旅行中,53岁的河北游客乔春艳不仅领略了西藏的自然和人文美景,还与24岁的藏族司机扎顿结成忘年交。临别时,扎顿偷偷把风干肉和奶渣塞到她的旅行箱里,这让乔春艳很是感动。旅游业正在成为西藏对外开放的最直接“窗口”。“五·一”期间,美国游客吉姆·米勒终于完成了西藏之行。他说:“中国有句俗话叫‘百闻不如一见’,来到这里后才发现这里与以前自己所闻大不一样。城市开放稳定,群众生活和谐富裕,一片其乐融融的样子。”据统计,今年1至4月,西藏累计接待入境游客近4万人次,同比增长50.5%,实现旅游外汇收入2673万美元,同比增长50.7%。“绿色引擎”注活力 “生态底色”释红利林芝市米林县派镇索松村临近雅鲁藏布大峡谷,正对南迦巴瓦峰,是林芝“桃花节”期间俯瞰桃花林的最佳地点之一。村民珍嘎去年开了家庭旅馆,年收入达4万元,一举摘掉了贫困的帽子。“这都是旅游业发展带来的‘红利’。”珍嘎笑着说。近年来,西藏将生态环境保护融入旅游发展过程中,在保住西藏“绿水青山”的同时为农牧民创造“金山银山”。2017年,西藏接待游客2561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379亿元;12.5万农牧民吃上旅游饭,人均收入1.2万元,带动2.93万贫困人口脱贫。绿色是底色,生态是基调。在西藏,生态保护观念深入人心,已成各族干部群众的共识。同时,各级政府把环保作为发展的底线、生命线和高压线。“游客看的就是咱这儿优美的生态环境,环境保护得越好,旅游业前景就越广阔。”山南市错那县麻麻乡村民卓玛说,“过去,村民仅靠竹器编织维持生活,这几年发展旅游,收入多了,日子越过越红火,村民们不仅不砍竹子,还积极当护林员看护森林。”蓝天碧水,游人忙着拍照,这是他们眼中的绿水青山;景区周边,村民呵护着一草一木,这是他们眼中的金山银山。(完)责任编辑:龙会琴来源于新华社图片源于网络

品藏戏“大餐” 享视听盛宴 ——自治区藏剧团开展“送文艺”活动小记

“这部剧用一把琴与一段真挚的感情,讲述了西藏历史上划时代的伟大变革。”山南市乃东区仁措在观看《六弦情缘》后感慨良多。新编现实题材藏戏《六弦情缘》取材于藏文小说《琴弦上的魂》,以旧西藏西部的朵雄庄园为故事发生地,通过六弦琴艺人白珍和庄园少爷朗杰平措的故事,讲述了新旧西藏人的不同命运和遭遇,真实反映了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西藏社会发生的巨变。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满足农牧区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层次、多方面的美好精神文化需求,自治区藏剧团响应自治区强基办组织“送健康、送文艺、送体育”(简称“三送”活动)的号召,于2018年4月6日至28日,组织80余人,在山南市乃东区、加查县、桑日县、曲松县、扎囊县、贡嘎县开展了“红色文艺轻骑兵”“送文艺”百乡千村慰问演出暨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传播推广交流资助项目《六弦情缘》的巡演活动,演出近70场,观众达8万人左右,行程约2000公里,反响热烈。“在曲松县演出时,出了一点小意外,年轻的藏戏鼓师普布桑杰因劳累晕倒了,但一想到驻村干部在这里工作比我们还累,大家就互相勉励一定要坚持下来,要向驻村干部学习。”自治区藏剧团相关负责人说。在此次巡演中,由于自治区藏剧团演员长时间在基层高海拔乡村连续作战,演职人员体力消耗较大,致使部分人员出现了感冒、短暂性晕厥等病症,但是演员们始终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宗旨,时刻保持缺氧不缺精神,克服种种困难,带病出色地完成了演出任务。“看完这个剧以后,我由衷地为生活在新时代下而感到幸福。”在日喀则市剧院观看《六弦情缘》的次珍满脸笑容地说,“这得益于党的好政策,我从日喀则偏远农牧区上学,又到内地上初、高中和大学,考入日喀则某机关,目前是一名驻村干部,我决心为农牧民群众再多干点事情。”5月6日至8日,自治区藏剧团还先后赴日喀则市桑珠孜区东嘎乡、甲措雄乡等地送去了19个形式多样、精彩纷呈的藏戏综艺节目,丰富了广大干部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真正把党和国家的各项惠民政策用文艺的形式送到了人民群众身边,充分体现了党的文艺工作者应有的责任和使命。“下一步,自治区藏剧团将陆续赴拉孜县、萨迦县、江孜县、谢通门县等地继续开展巡演活动,丰富巡演内容,持续深入地满足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自治区藏剧团负责人表示。据悉,今年以来,自治区强基办会同区卫计委、文化厅、体育局联合下发在干部驻村工作中开展“三送”活动的通知及实施方案,要求各相关单位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提升政治站位,聚焦重点对象,统筹整合资源,创新工作载体,广泛开展活动,进一步提升农牧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责编:李文治)来源于西藏日报图片源于网络

推动产业化经营 促进农牧民增收 洛隆县“洛宗”糌粑备受市场青睐

近年来,洛隆县依托农业大县、“藏东粮仓”的资源优势和洛宗特色产品开发公司的市场优势,多举措助推“洛宗”品牌,按照“公司+基地+农户+市场”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带动贫困群众就业增收,助推脱贫攻坚。政府重视,引导企业规范发展。洛隆县高度重视,不断在技术、项目、资金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截至2017年年底,累计投入近2000万元用于企业改善设施,扩大生产规模,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使公司生产加工和经营管理都更加趋于规范化、科学化、合理化,逐步成为一家集产业化、规范化、市场化等多元化发展模式的实力型龙头企业。加大投入,建强良种繁育基地。2016年,洛隆县结合全县产业扶贫发展规划,建立一、二级青稞良种繁育田1.2万亩。通过测产青稞单产702斤/亩,总产量达到842万斤,可向全市提供良种400万斤左右,按照2.5元/斤收购,产生经济效益1000余万元,带动洛隆县建档立卡贫困户351户,1732人增收,直接经济收入130万元,户均增收3700元。狠抓质量,提升产品安全系数。“洛宗”糌粑产品的原料均精选自本地海拔3600米以上无污染优质白青稞,沿用传统水磨加工结合现代生产工艺精制而成。经过检测部门质检,所有产品均为合格产品。同时为进一步加大“洛宗”糌粑系列产品的产权保护力度,公司对虫草糌粑、糌粑饼干等4种产品先后申报了发明专利。加强宣传,拓宽产品销售渠道。洛宗特色产品开发公司踊跃参与区内外各种形式的特色产品展示、展销、推介活动,并借助宣传媒介,大力宣传推广“洛宗”糌粑系列产品,不断提高产品知名度。良好的口碑和品牌影响力使“洛宗”糌粑系列产品备受消费者青睐,现已在我区各地设立销售点14个,并建立健全了网络销售服务体系。创新经营,助推群众脱贫致富。洛宗特色产品开发公司按照“公司+基地+农户+市场”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在增加企业收入的同时促进农牧民增收。结合脱贫攻坚行动,公司与510户种植户签订白青稞收购合同,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28户,公司为了增加青稞种植户的经济收入,以每斤收购价格高于市场价购入,使青稞种植户年均增收41万元,户均增收800余元。责任编辑:龙会琴来源于中国西藏新闻网图片源于网络

全国专家聚首西藏林芝研讨高原湿地保护与恢复

新华社拉萨电(记者刘洪明)日前,来自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等多个单位的管理者和专家聚首西藏林芝,坚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研讨高原湿地保护与恢复,并发表了《加强高原湿地保护,构建生态安全屏障——林芝宣言》。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李春良说,青藏高原是欧亚大陆上发育大江大河最多的区域,孕育了黄河、长江、湄公河等,被誉为“中华水塔”和“亚洲水塔”,青藏高原湿地生态区位重要,生态功能和保护价值巨大,其中高寒沼泽地泥炭储量大,对应对气候变化和稳定全球气候具有重要的作用。来自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长江流域各省(区、市)湿地管理部门,长江湿地保护网络成员单位,中国湿地保护协会,世界自然基金会等单位的代表一致认为,在气候变化和不均衡的区域发展的双重压力下,脆弱的高原湿地生态系统需要更加珍惜、呵护和全面保护,需要凝聚更广泛的社会共识,践行和发展更多的中国智慧,共同实现高原区域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大家倡议,加强高原湿地保护管理,把长江大保护落到实处。将深入研究并科学诠释高原湿地生态系统的价值,宣传生态保护意识,落实保护管理主体责任,严厉打击破坏行为,创新生态管护员机制。尊重长江流域的自然属性,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完整性,修复长江生态环境,让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发挥长江湿地保护网络的聚合作用,及时总结推广湿地保护修复的最佳实践案例和成果。责任编辑:龙会琴来源于新华社图片源于网络

2018米林黄牡丹藏医药文化旅游节将于5月28日开幕

2018年5月10日下午,“2018米林第十二届黄牡丹藏医药文化旅游节”新闻发布会在拉萨召开。本次新闻发布会由中共米林县委员会、米林县人民政府主办,由米林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和米林县文化局具体承办。出席本次新闻发布会的单位和领导有西藏自治区旅发委、林芝市旅发委和米林县人民政府相关负责人。发布会现场,牡丹仙子首次亮相。记者罗宗摄图为盛开的黄牡丹。牡丹一直以来都是国人最喜爱的花朵,从古自今多少文人雅士也以牡丹为题材创作了无数佳作。而野生大花黄牡丹不仅有极高的观赏价值,还是我国极危植物,是极其珍贵的物种。奇的是,野生大花黄牡丹只生长在西藏东南部非常狭窄的区域,分布在米林县、巴宜区和隆子县等地,且只在米林县扎贡沟大面积生长。图为发布会现场。记者罗宗摄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牡丹仙子首次亮相,给发布会带来一股美丽清新的活力气息。主办方还运用现代科技手段,通过VR技术给参会嘉宾带来既视感的米林四季,并结合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展示云端上的多彩米林,介绍了米林丰富的旅游资源。米林县旅发委工作人员介绍了藏东南环线的旅游线路和以南迦巴瓦和南伊沟为核心的线路产品。图为发布会现场。记者罗宗摄记者在发布会现场了解到,今年的黄牡丹藏医药文化旅游节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有很大创新:重量级藏族女歌手降央卓玛也将出席开幕式倾情献唱。同时,本届黄牡丹藏医药文化旅游节将举办“米林旅游形象大使暨首届牡丹仙子”选拔赛,以展示米林少女风采;开幕式上还有极具特色的民族歌舞和原创短剧纷纷亮相,展现米林的文化底蕴和民族特色。米林南伊沟是珞巴族的主要居住地,他们有独特的民俗文化,他们将国家级非遗项目珞巴始祖传说编排成舞蹈,用这种方式向人们诉说珞巴族古老的史诗;以农牧民群众为主的原生态歌舞表演,让宾客现场感受到藏族原生态歌舞浑然天成的魅力;最后还有原创短剧药王赞歌,以展示米林药洲文化的博大精深。据相关负责人介绍,以“藏地药洲·神奇米林”为主题的“2018米林第十二届黄牡丹藏医药文化旅游节”将于2018年5月28日在西藏米林县扎贡沟隆重开幕,活动旨在加快米林县文化、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步伐,积极响应“旅游兴县”战略和全域旅游发展要求,集中展示米林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优质的旅游资源,进一步提升米林县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推动米林县旅游产业健康有序发展,有效带动群众增收致富。责任编辑:罗宗来源于中国西藏新闻网

拉萨当雄县创新推出“有身份”牦牛肉体验馆 消费者吃得放心

当雄位于西藏自治区中部,拉萨北部,是拉萨唯一的纯牧业县,拥有丰富的畜牧业自然资源优势。5月12日,当雄县有"身份证"牦牛肉拉萨体验馆正式开业。活动现场精彩的牦牛表演。据了解,当雄县政府在每头牦牛耳内植入芯片,建立起“一畜一档”的牦牛免疫卡和牦牛数据资源库。既能追溯到牦牛生长地,又能监控牦牛生活动态,确保牦牛产自当雄。这就是当雄县有“身份证”的牦牛肉。当雄净土有“身份证”牦牛肉体验馆建成及开业,是有“身份证”牦牛肉在西藏实现规模化经营的第一步,是实现多元化经营的重要里程碑。在开业仪式上,拉萨市副市长、当雄县委书记张正说:“在今后的发展中我们将以当雄特色高品质牦牛肉食品研发为基础,不断加大资金投入,扩大生产规模,完善产业链条,拓展发展空间,逐步推动净土健康产业成为龙头产业、富民产业。”当雄牦牛肉早已名声在外,已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成功通过了“SC”认证。当雄牦牛在广阔的草原上天然放养,造就了当雄牦牛肉具有原生态、纯天然、品质好、口感好的特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当雄县积极探索全新的市场推广方式,采取"互联网·公司+基地+客户"模式,力推线下体验,线上销售。目前,当雄净土有“身份证”牦牛肉在淘宝、微信商城销售店已经开售,三周的线上销售额达11万余元。当雄净土牦牛产业拉萨销售负责人唐成亮介绍相关情况。当雄净土牦牛产业拉萨销售负责人唐成亮说:“我们坚持线上销售和线下体验相结合的市场推广方式,线上销售已取得突出成绩,此次当雄牦牛体验馆就是为了回馈和方便广大顾客朋友。此次的大部分体验产品以农畜产品为主,接下来还将推出一系列净土产品,最大程度满足顾客的选购需求。”据悉,牦牛肉体验馆将秉持"品质第一、顾客至上"的市场服务理念,打造纯天然、原生态、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全心全意把当雄净土有“身份证”"牦牛肉打造成为西藏最有影响力的品牌,为区内外市场提供高品质的牦牛肉食材,保证广大消费者朋友吃到放心的、绝对正宗的当雄牦牛肉。责任编辑:央宗来源于中国西藏新闻网

察隅木碗:用艺术点缀质朴生活

在日积月累中被匠人的双手无数次抚过的简单工具,散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充满了使用者的灵气。“90后”察隅木碗匠人江村罗布在作业。格松赤烈老人向我们展示他家店内品质最好的木碗。察隅木碗制作过程中的细磨工序(定型阶段)展示。位于藏东南的察隅,与缅甸、印度接壤,仿佛是镶嵌于喜马拉雅山与横断山脉交界处的一颗明珠,素有“西藏小江南”的美誉,是西藏重要的边境县之一。察隅县城在察隅河两岸依山而建,高山与峡谷之中,林木茂密,远处依稀可见的雪山,点缀着蔚蓝色的天空。初春的傍晚,夕阳缓缓落下,格松赤烈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把店门锁好,持着念珠站在门口,眺望着对面的青山。他是察隅木碗制作技艺最著名传承人罗松群培的父亲——一位饱经沧桑,却不失温暖和睿智的老人。与格松赤烈老人对话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亲密接触察隅木碗,开始全身心感受和了解木碗这一承载藏民族质朴生活密码的独特载体。为了生活,那些徒步走村入户卖木碗的日子跟随格松赤烈老人进入店内,即刻被摆在橱窗内琳琅满目的木碗所吸引。除了木碗,那些或挂或贴在墙上的非遗传承人罗松群培的获奖证书和照片,像在诉说店主人曾经或正经历的辉煌时光。格松赤烈是那种慈眉善目的藏族老人,脸上时刻洋溢着温暖人心的微笑,令人愉悦。在这个散发着木碗手艺人温度和年轮的地方,记者聆听老人叙述他与察隅木碗的悠悠岁月。格松赤烈老人的家在察隅县上察隅镇阿扎村,那里正是察隅木碗制作技艺的发祥地。直到现在,察隅木碗制作仍是阿扎村民日常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世代阿扎村人的普遍营生。21岁那年,格松赤烈随舅舅学习制作察隅木碗的技艺,未满一年,他就出徒了。格松赤烈说,制作木碗得具备些天然禀赋。他说:“舅舅说过我是有天赋的木碗制作者。我学得很快,而且制作木碗的手艺也一直是村里最好的。”木碗是西藏百姓最平常的日用品,承载着藏民族最质朴的生活密码。而阿扎村自古便流传着木碗的制作技艺。察隅县上察隅镇,森林覆盖率高达70%以上,其中还有红豆杉、云杉、檀香、云南松等多种名贵树种。丰富的森林资源使得上察隅镇的木制手工工艺品久负盛名,尤以手工加工制成的精品木碗更为著名。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为了生活,年轻的察隅木碗匠人格松赤烈跟随舅舅,在完成一件件木碗的制作后,将上百个成色不一的木碗装入竹框,带上糌粑,和村里的伙伴从家乡出发,开始徒步跋山涉水、走村串户卖碗。“那会儿,我们村的人翻越阿扎雪山,到然乌湖周边的散居村落中卖碗。虽然那会儿人们不富裕,但木碗总能卖出去。原先更早的时候是以物换物,后来,一个木碗10元、15元、20元卖出……价位的不同,是和现在一样,缘于每个木碗的质地和成色。”格松赤烈解释说。每一件手工制品,都是源自人与自然相承的艺术品为了让我们更直观地了解察隅木碗加工制作的过程,格松赤烈老人将记者带到察隅县城一条集木碗加工制作与销售为一体的街道。走到一家临街开着门的木碗销售店内,不见人影。老人向后院喊了一声,立刻,一张年轻的脸从里间探出,笑盈盈地向一行人打招呼,又继续忙乎着说:“电线坏了,快修好了。”他叫江村罗布,26岁,一个充满活力的“90后”察隅木碗匠人。走进他的销售店后院,中间一部分被隔成了生活场地,再往后一间满是木屑的地方,正是他的加工场地。数个大小不一的工具就摆在制作者座位边上,方便随手拿来用。“这些只是制作察隅木碗细磨阶段的工具,统称为‘苦如’,你看这里就有十一个。除了工具,每一个工匠的身体和手本身就是工具之一。”格松赤烈老人说道。电路一修好,曾获过西藏自治区青年创业大赛奖的江村罗布,坐回他的位置,开始操作简易机器细磨一个还未成型的木碗。年轻的身体跟随“吱吱”的回声和游刃有余的手法而变化,神情却活在当下的手艺里。在这样一间简易到一眼就能望见所有物品的小屋内,透过江村罗布,记者感受着察隅木碗匠人的生活,他们依靠身体记忆下来的那些技能也许就是他们最为珍视的生存工具。过去,木碗是西藏百姓生活里必须的日常用品,它并不属于高价或特殊的工艺美术品,而是藏民族吃饭喝茶用的日用器具。制作一个木碗所需的材料源于大自然,来自大山深处的森林,大自然就是他们最好的材料库。阿扎村人是大山深处的子民,世代仰赖自然的馈赠,察隅木碗制作是阿扎人祖辈智慧的结晶。察隅木碗从取材、制作到成品,其间经历的正是阿扎村人日常生活的本来面目。用格松赤烈老人的话说:“做察隅木碗是很费事的。特别是找木材原料的过程极为艰难。若无缘,便难找。”阿扎村坐落于山峰林立、森林茂密的美丽地方。但一般上好的察隅木碗原材料——察隅树瘤,就近的山底是没有的。寻材者往往要到最高的山上去找。察隅木碗选用桦木、五角枫、三角枫等优质树木的树瘤。格松赤烈年轻时曾多次进山寻找原材料——察隅树瘤。他说:“一大早出发,当晚在山底搭帐篷住宿。次日半夜起来吃过糌粑和早茶,摸黑跋山涉水,走到最高处,有时可以找到2、3个,有时几天无功而返。”找到可以制作上好察隅木碗、纹路特别好的树瘤,更是难上加难。有时3、4个人花一两个月在山中寻摸,找到上百个可做木碗的树瘤一起背回来,由木碗制作者切削刮制成许多三角形的木块,再经过清水里煮3、4个小时,经阴干、制坯、细磨即定型、自然上色等多道工序制作而成。从原料到其后所有工序完成,是手工匠人与原材料习性间的磨合,也考验着一个制作者的真实水平。有时,上好的原料会毁于手艺人的一道工序。“其间经历的艰辛以及遗憾,只有察隅木碗艺人知道。”保持从前的姿态,手艺的世界从来就是没有边际的自古以来,西藏百姓对察隅木碗有一种情怀,更有一种认同,那就是木材原料最好。若没上漆,越是年代久远,越会显现它独特的光泽。工业化发展的今天,在西藏,很多手工技艺仍然保持着从前的姿态,而这其中,拥有上千年制作历史的察隅木碗就是一项。从县城前往上察隅镇采访途中,得知格松赤烈老人的小儿子,也就是西藏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罗松群培正在离镇上不远的一个村忙着他的茶叶种植项目。于是,在上察隅镇的密林之间,记者见到了高瘦、拥有一头微卷发型的罗松群培。和西藏许多手工技艺不同,木碗制作并非自孩提时传授或学习,因为这门技艺还需一定的力气来辅助完成。因此,罗松群培最初学习时已是19岁。用格松赤烈老人的话说:“罗松群培的根器不错,一年后就学会了。”和所有手工技艺的传承人一样,出徒后的罗松群培不断地磨炼技艺,为了自己的生活,也为了木碗的使用者。和父辈们一辈子兢兢业业打磨一个又一个木碗不同,罗松群培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在察隅县城建立一个察隅木碗博物馆。为此,他努力拓展自己的事业。2006年,他成立了“阿扎冰川林下产品有限公司”,从事木碗制作和木制品的加工。他将这项藏民族传统的手工技艺传授给更多的人,带领他们脱贫致富。如今,阿扎村有38户参与到他的木碗合作社,年产值达100多万元。在罗松群培等人的带动下,2007年,察隅木碗制作技艺入选自治区级非遗项目。2008年,25岁的罗松群培成为这项古老技艺的传承人。今年,罗松群培在上察隅镇古巴村、米古村建设了一个256亩的茶叶基地。他告诉记者,他从内地聘请了技术员、监理等,来基地干活的古巴和米古两村村民每日可拿到160元的劳务费。“三年后,这片茶叶基地将归还当地百姓,成为村里的产业。”他说。上个世纪90年代末,罗松群培也曾和父亲格松赤烈一样,将木碗装进竹框,徒步翻过阿扎雪山,走过阿扎冰川,从拉古冰川走到拉古、达巴、亚孜、然乌等自然村落,走村入户卖木碗。在夜幕低垂时,住进村中熟悉的人家……他说,现在上山找原材料的事一般木碗加工者不用自己去,阿扎村有些村民专门去寻木,再卖给制作者。通常,加工制作者会为寻木者支付所有旅费,再按照原木材质的品相出钱买原料。罗松群培说,因为了解父辈的艰辛,他更能体会今日作为一个手艺人的幸福。因为这门手艺,他曾参加深圳文博会,也多次参与藏博会和各种非遗展览。他说,手工技艺者的生存环境今非昔比,这是党的好政策所带来的,也是人们生活越来越好的象征。格松赤烈老人指着店内一个木碗说:“过去,我年轻时,这种上好纹络的木碗一个顶多20多块钱。如今,这种品质的察隅木碗得上万了。”世界在变。藏地的手艺却仍保持着从前的姿态,因为,手艺的世界从来就是没有边际的。采访结束时,格松赤烈老人告诉记者,孙子们都上学了,如果有更好的生活,他不强求他们一定要继承这门手艺,他相信缘分。他也相信,察隅木碗制作技艺不会失传,在这个美好的时代一定会拥有更好的未来。(晓勇赵永琦米玛潘璐图片由记者晓勇摄)(责编:李文治)来源于西藏日报

合作伙伴: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西藏有限公司

藏公网安备 54010202000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