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密宗要义-第五编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1131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一 《大日经》大意


《大日经》为两部大经之一,具云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此经有三本不同:(1)曰法尔常恒本,是诸佛菩萨无始无终所说之法曼荼罗。《大疏》所谓十佛刹微尘大众,各各广说身、口、意之差别法门,无有限量也。(2)曰分流广本,即龙猛菩萨入南天铁塔,自金刚萨埵受传此经,记持不忘,以流布于人间者。此本浩瀚,有十万颂云。(3)曰分流略本,则系龙猛菩萨自十万颂之广本,采集精要而成。略有三千余颂,善无畏三藏在佛光寺译出之七卷是也。十万颂之广本,虽未流行,然经善无畏、金刚智诸人片段的译传者,亦复不少。且善无畏为一行禅师讲此经时,常并其所能记忆之广本,共同解说。凡广本中之深义要点,几皆尽在一行疏中。七卷经中有缺略者,疏皆补之。故此二十卷《大日经疏》,亦为本宗相承之要典。


《大日经》为佛部、莲花部、金刚部三部门之建立。胎藏界本为理平等之法门,而寄于竖差别之说相以明之。视《金刚顶经》比较易解,全经三十六品中,以第一住心品为一经之主干。住心品者,可视为人类精神之说明。其论列之次第,自无道德、无信仰之低级者,渐次向上,以至于万德圆满之佛位。包容人生观、宇宙观于阿字本不生论中,而究极秘密成佛之本源,真言宗教相之根本,惟在此品。其第二品以下,说明实修成佛之方法,皆属事相之部。第七卷之五品,则犹附录也。以图示之如次:


《大日经》


七卷本经(前六卷)教相—第一品住心品


事相第二品至第七品————第一重


第八品至第十品————第二重


第十一品至第十四品——第三重


第十五品至第三十一品——杂说


供养法(后一卷)


《大日经》六卷所说,不出于“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三句之外。此三句者,又不外说明菩提心之始中终也。经中既以“如实知自心”释菩提,而其说明自心之顺序方法,概见于金刚萨埵对如来所发之九问。其九问者:


一云何此心有菩提种子发生乎?二菩提心发生时如何相貌?三菩提心经几何阶次而续生乎?四迷妄心之差别诸相云何?五经几何时而得究竟之净菩提心乎?六是心所具之功德如何?七当如何修行而能得无上悉地乎?八众生之迷妄识心如何?九瑜伽行者修得之特殊净心如何?


《大疏》谓:“从此以后,迄至经终,皆是如来酬九问之意,广分别说。”《大日经》既全为对此九问之答,故全部《大日经》,皆可纳九句。九句又可纳之于三句,三句不外自心之说明,即《大日经》皆不外自心之说明也。所谓自心之说明者何也?即谓吾等凡夫胸中,本皆具有五智四身之德,毫无缺少。彼胎藏曼荼罗,即以此本具之德,图绘而开示之者耳。凡夫虽具此德,而未即开显,如婴儿之隐于母胎,故《大日经》为胎藏界之法门。


二 《金刚顶经》大意


《金刚顶经》说金刚界修生之法门。金刚界曼荼罗,即据此经而图示之者也。此经有四种不同:(1)曰法尔常恒本。(2)曰塔内安置无量颂之本。(3)曰分流十万颂广本。(4)曰四千颂略本。法尔本、广本、略本之意义,与前述《大日经》同。塔内安置本者,有无量颂,非凡夫心力所能受持,故永秘藏于铁塔之内。十万颂广本即龙猛菩萨自塔中诵出者,与《大日经》并称两部二十万颂之大经。不空再渡天竺时,虽曾得此法藏,惜乎翻译未了而逝。今所流布之《金刚顶经》,惟四千颂略本中之一部分耳。


顶者最胜之义,尊上之义。谓此金刚教于诸大乘法中,最尊无上,故以顶名。《金刚顶经》之题名,应为《金刚顶瑜伽经》。然经轨之冠此五字者不少,而无单题《金刚顶瑜伽经》者何也?盖此经为大日如来在十四处十八会所说。金刚顶瑜伽者,乃十八会之总名。今所存者概属十八会中之一部,故不得不加以部分之标题。应知经轨之冠此五字者,皆广本中抽出之一部耳。


十八会之初会,名“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其中有四大品:一曰金刚界品,二曰降三世品,三曰遍调伏品,四曰一切义成就品。第一品说六种曼荼罗,第二品说十种曼荼罗,第三四品各说六种曼荼罗。金刚智三藏所译略出《念诵经》四卷,系据初会四大品之精要,而略参以后会十七会之趣意而成者也。不空三藏所译《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三卷,则仅译出初会第一品所说六曼荼罗中最初之金刚界曼荼罗者也。宋代施护译有与不空所译同名之经三十卷,是虽全译初会之四大品,然以其出于弘法大师之后,故不为本宗所重视。真言教徒常所诵读之《般若理趣经》,出于第六会“大安乐不空三昧耶真实瑜伽品”中。宋代法贤译《大教王经》七卷,亦第六会之一部也。


此经说法身佛内证之境界,原为智差别之法门,而故寄于胎藏部以作五部门横平等之说相。其经之一部分,如为同意义的反复,初心颇难索解。其与《大日经》显然之区别,即一以“如实知自心”为本旨,而探究自心之性。一则以此探究之智慧为对象,而说此智之差别作用,即一说固有之方面,一说修行之方面。以世间文字相喻之,《大日经》之宇宙观,注重于不生平等之方面,不免略近于消极的一元的。《金刚顶经》则较为活动积极,故有差别多元之倾向。且善无畏深于空宗,金刚智擅长唯识,二人译撰经疏之时,自不免略带色彩。此后一多法界之分歧,并皆混入滥觞于二经。要之诸法本不生者,为二经共同之真理,即理智二者各皆本来不生,二而不二,不可以先后本末论也。


全经十八会中,第一会及第六会以外,未有译者。然其要义,已略见于《略出经》与《教王经》,且散见诸仪轨中。金刚智三藏复以四千颂本之深旨,口授不空三藏,不空笔记为《义诀》三卷。《金刚顶经》之要谛,有待《义诀》而明,亦如《大日经》之不可无一行疏记也。惜乎此三卷《义诀》,今惟存其一卷。《义诀》及《大日经疏》最近潮州义安路密教重兴会有新刊本


三 《即身成佛义》大意


佛教之法门无量,不外以成佛为究竟之目的。且成佛皆须经历三阿僧祇劫之时间,此显教各宗所略同也。密教以法力殊胜之故,仅依一念一时一生之修行,现世亦能证果。此义固源于两部大经,非弘法大师所臆 创,然其特标此义以示别于显教者,则自弘法大师始。大师为显三密深义故,特撰此卷及《声字义》、《吽字义》三书,或云此书系在清凉殿讲宗义时所作。即者,有不离及速疾义。身者,即此父母所生之身。谓不离凡身,证佛身故。不经劫数,到佛地故。书中特举二经一论八个证文,以明即身成佛之理,并该摄八祖相承之深旨,作二颂八句之文,分叹即身成佛四字。初一颂依体、相、用三大圆融之理,示生佛同体之所以然。后一颂明一心本具之佛智之开发证悟时,即为佛境界。其论成佛,复有三种区别:(1)曰理具成佛,谓众生本皆具足佛性,如台宗所立之理即佛也。(2)曰加持成佛,谓三密修行之际,感应道交,不起于座,三摩地现前,略如台宗之观行即及分证即。(3)曰显得成佛,即行者观行成就,因位穷满时,显现证得大日之身,犹如台宗之究竟即也。此书为三密中说身密之作,现代流传者,有六种异本云。


四 《声字实相义》大意


诸佛说法,类皆利用音声文字,发挥妙谛,以教众生,使其契证实相之理。大小乘各宗无不如是。密教所说声字实相义者,盖显教皆谓声是无常,属于有为之假法,非若实相之为无为常住者。声字实相之间,大有真妄之区别在。至若实相第一义谛之妙境,惟属自证之境界,非可以声字诠示者也。其不注重声音文字,殆视如指月之指。密教对此之见解,则大不然。以为法身如来之三密,平等周遍于法界,彼色声香味触法六尘之当体,何一非法身三密之理趣乎?《大疏》有云:“此真言相,声字皆常。常故不流,无有变易。法尔如是,非造作所成。”弘法大师更申其义曰:“声发不虚,必表物名。名必招体,名之实相。”又曰:“五大皆有响,十界具言语。六尘悉文字,法身是实相。”夫惟实相依声字而显,是以声字与实相,不可相离。本宗以真言二字为宗名,意即在此。真言者,不杂方便假说之谓。即一一音声,皆说法声也。一一梵字,皆金色佛也。当知一切语言文字,直是法性之本体。法性之外,无语言文字。语言文字之外,无法性之体。彼《释摩诃衍论》所谓“如义真实语”,《维摩诘经》所谓“言说文字,皆解脱相”者,不外示此语密之深义。读大师此作后,自可悟之。


五 《吽字义》大意


此书就梵文吽之一字,以说其形声义之要旨者也。吽字为菩提心之种子,故此书属于说意密之书。凡本宗解释梵文,皆分字相、字义二说。字相浅略而字义深秘,虽自其字义言之,任何文字,固皆足诠示实相。今特释此吽字者,以诠显实相,此字最胜故。且吽字为金刚萨埵之种子,阿字为大日如来之种子。其视吽字等同于阿字者,以此二字同示生佛因果不二之理故。


吽字之体,为梵文阿诃污么四字所合成。诃之字相,为因缘之义。污之字相,损减(空)之义。么之字相,增益(有)之义。阿字者,明本不生中道实相之义。迷界众生,对此因缘所生之万有(诃字因缘),不以为常有(么字增益),而起增益之偏见。即视为无常苦空(污字损减),而起损减之偏执。为拂此因缘生法上所生有空之二执,而明阿字本不生实相之理者,此吽字也。且其包含之义,不仅止此。开之则八万四千法门,无不自吽字流出。摄末归本,则见闻觉知之境界,及显密一切诸教,无不归于吽之一字。显教以真如为诸法之所依,本宗则以吽之密义为诸法之根源。故此吽字义者,即可视为密教之宇宙观。弘法大师此作,自字相、字义两面分别阐发,或以吽字配四身,或以吽之一字摄 一切法门,或备举吽字之六义,宥快师尝赞为两部之肝心。三密之渊源,其为大师著述中重要之作,可概见云。


六 《辨显密二教论》大意


《二教论》与《秘藏宝钥》,同为弘法大师对辨显密之作。宝钥尚兼说行者菩提心向上之顺序,二教论则惟就一切佛法分为显密二教,以辨别其浅深优劣,所谓横之判教也。此书共分二卷,大意谓显密之差别无量,欲明其教法之浅深,当先辨其说教佛身之胜劣。显教皆报应二身所说,密教为法身大日所说。显教谓如来果地之境界,非言思所及,故有“果分不可说”之论。而密教则正开说如来果地之境界者也。书中历举华严、天台、法相、三论四宗,各与本宗对照,以明密教之超胜。归结于显教以遮情为主,密教以表德为宗。遮情者,不外遮遗众生之迷情。表德者,所谓表显自心本有之德光。惟其遮情也,故其第一义谛之真如法身,属于无相空寂言断心灭之体。欲众生入此理观,灭迷妄而成佛也,不得不费三劫久远之时间。而此表德者,则直开说显教所不说之法身真如实相,而明大日如来两部曼荼罗之真体,使行者最初即住于佛地之三昧道,而直修如来之三密,以生佛感应道交,加持无碍之故。即不转此凡身,亦能证入佛位,此显密不同之大较也。


七 《秘藏宝钥》大意


《秘藏宝钥》三卷,与《十住心论》十卷均弘法大师奉敕所作。二书之广略虽不侔,然其思想组织,皆属一致,盖同为建立十住心之法门也。秘藏者,谓诸经论秘密之藏。此书能开演秘藏之要旨,故名宝钥。十住心之名义,具见本书第二编。其所诠示之义趣虽有多端,约而论之,不出三种。


(1)曰约显密合论之十住心。此盖取世间出世间一切教法,各依其浅深次第,分为十种而判释之。前九之住心皆显教,第十之住心为密教。合显、密共为十住心以示前浅后深之旨,故亦曰九显一密之十住心。


(2)曰约真言行者菩提心转升之十住心。凡行者八真言门修习本尊三密时,初不过于心外见佛,继而心内感见之,最后乃证内外一如之本地法身。十住心者,依《大日经》三劫六无畏之意而建立。即分此行者净心显现之次第,为十种阶级,以明其向上进修之程序,故亦曰心续生之十住心。


(3)曰约秘密曼荼罗之十住心。盖自深义言之,十住心者,即是十界曼荼罗之法门。一一法门,无非大日如来普门万德所显现者。《大日经》摄十住 心为五种三昧道,各示其本有之三密。其能与之相应者,纵修人天鬼畜之门法,皆可一生成佛。即十住心各各于当位可成法界法身之实果,既无浅深之别,复不须次第转升,是则横平等深秘门之义也。


十住心


第一异生羝羊心三恶道


第二愚童持斋心人道


第三婴童无畏心天道世间三昧道


第四唯蕴无我心声闻乘—声闻三昧道


第五拔业因种心缘觉乘—缘觉三昧道


第六他缘大乘心法相宗


第七觉心不生心三论宗


第八一道无为心天台宗


第九极无自性心华严宗菩萨三昧道


第十秘密庄严心真言宗—佛地三昧道


八 《心经秘键》大意


日本弘仁九年,疫病流行,嵯峨天皇御书心经以祈病愈。并敕弘法大师作此讲赞,果也书成而疫病遂止。且全国神祇,一时传诵。故至今礼神祈福者,无不持诵此经。此经有多种译本,弘法大师依鸠摩罗什所译者解之。其名秘键者,取能开显此经秘旨之义。我国慈恩、贤首诸家,各有心经解释,皆不过以此经为略说《大般若经》之精要而已。弘法大师独以密义诂之,谓此乃宣说般若菩萨大心真言之经。经题中之心字,即指经中揭谛揭谛之真言,盖全经皆开示大般若菩萨之内证法门者也。秘键共分五段,第一人法总通分。举普门之教机,以论因行证入之关系。第二分别诸乘分。说诸乘差别之相,而述一门之内证。第三行人得益分。示前此诸乘行人之得益。第四总归持明分。归散说于持明,以明依般若成满菩提心之旨。第五秘藏旨言分。谓前假所说总别一切功德,皆为般若菩萨大心真言之具德。是故一经之眼目,惟在此真言。彼《陀罗尼集经》、《六度经》等,所载并同。且修习般若仪轨,属于金刚、顶部,犹秘中极秘也。


心经之为显经,抑为密经,古有两说。东寺派高野派之学者,以为杂部之密经。但对于大师之秘键,两派所见亦异。东寺以五分中之前四分为显,后一分为密,谓其秘密乃显中之密。高野则谓五分俱密,且为秘中之极秘云。


九 《菩提心论》大意


《菩提心论》具云:“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不空三藏奉诏译,或有对于此论作者致疑难者。然本宗则信其为龙猛菩萨所作,且极视为重要,弘法大师至称之为密藏肝心。盖以显、密二教之浅深差别,及成佛之迟速胜劣,论中皆备言之,不独说明密教特有之菩提心已也。菩提心之为成佛正因,固各宗共同之理。此论特就真言行者菩提心之行相,分别胜义、行愿、三摩地三种而释之。


三摩地之梵语,或译为定、或译等持,均指行者一心不乱与本尊融合一致之境界。弘法大师谓此属五部之秘观,三密之妙行。故三摩地心者,即我等修习三密时,深凝凡身即佛之观,住于六大一实大日心王之自体也。胜义心者,谓以般若之智慧,判别一切浅深胜劣,如行者知九种住心之无自性。因舍弃显教诸宗之浅劣,而惟趋向真言密教,其向上进转之精神,谓之胜义菩提心。行愿心者,起同体大悲之心,务欲利益安乐一切众生之谓,此心为大悲之用。而胜义心为大智之用,是即上求下化之二心也。二心之作用虽异,而心体则一,要之。此三种菩提心,实皆同时俱起。真言行者自因至果,不可暂时而或离之。此论说胜义行愿二心处,既颇详明,而三摩地心一段,更演重重秘旨。先明本来法尔之性德,次陈阿字月轮之妙观,更说三密五相之修习次第,以明证悟之义相。自其行相言之,胜义行愿二心,尚为三乘一乘之显教所共谈,若三摩地心则惟属秘密内证法门,所谓“于诸教中阙而不书”者。从来疏释此论者,多仅解前之二心,而三摩地则留待口传主者,以此也。


十 《释摩诃衍论》大意


《释摩诃衍论》十卷,亦龙猛菩萨所作。盖就马鸣菩萨之起信论,而以秘密之意释之者。文义深广,在论藏中殊属少见。弘法大师特载之三学录中,定为本宗所学之论藏。且大师著作中,引用此论之文句甚多,是以新古义野泽各流诸先德,无不称扬此论。虽他宗之人有疑为伪作者,不足计也。


此论内容,分因缘分、立义分、解释分、修行信心分、劝修利益分五分,与起信论异其广狭五分之解释虽广,不外使读者于大乘起决定信。所谓使邪定聚之人起信心,使不定聚之人得不退转,使正定聚之人,契证不二之果海也。其所谓不二摩诃衍者,含藏人法不二、心境不二、染净不二、生佛不二等无尽之法义。又称性德圆满海非因人所能窥知,若为因人强开说之,有法与义二种,即一心与三大也。此四者各开为差别平等之二法二门,前后两重,总有三十二门,是为修行种因海之方便,皆属无明之分域,显教之分齐也。惟第三十三之不二摩诃衍(性德圆满海),是为明之分域、密教之分齐。如此分三十三种摩诃衍为因分果,分以批判显、密二教之胜劣,多为弘法大师判教所依据。其贯通五分而建立之真如生灭不二之三门,即“因缘生法即空即假即中”之义。如来一代藏经根本之义,不外于此。后之解此论者,多作四重秘释以明之。其配释复有数种异说,未能一致云。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再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