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密宗要义-第四编(1)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909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一 密教之起源


大日如来自受法乐之故,对其从心流出之无量眷属,说法于光明心殿及自性法界宫中,金刚萨埵受而结集之,是为密法授受之始。故上溯密教之初祖及第二祖,即为大日如来与金刚萨埵。


显教教祖释迦牟尼佛,在距今三千年前,降生于印度王宫。出家修道,以入涅槃,尽人所知也。密教之教主大日如来,则为遍法界之身,不可求之于历史纪载。于是二教教主之异同问题,随之而起。从来关于此点,有别体同体二种解说。其主别体论者,盖据二教论有“释迦三身大日三身各各不同”之语。且《金刚顶经》谓一切义成就菩萨,即悉达太子,蒙毗卢遮那之警觉,入密修行,而后经五相以成佛身。由是谓大日释迦,一为能现之法身,一为所现之生身。本地垂迹,显有瞭然之区划。虽然,是自一门普门之别以对辨显密,义固如是耳。观《普贤经》有云:“释迦牟尼佛,名毗卢遮那。”《付法传》有“法报应化体同用异”之语,兴教大师亦尝引《索经》金刚仙论以明三身一体之义。他若三十七尊出生义,《秘藏记》等,其证亦多。当知克实论之,则摄迹归本,大日外无复有释迦,此二佛同体论之说也。


既以大释二佛为同体,则释迦一代四十九年中,究以何时说两部大经乎?从来有成道初七日,与法华涅槃中间,或涅槃后等种种异说。要之如来圆音妙境,非凡情所能计度。即综合诸说而谓四十九年中皆常说密教,亦未为不可。


金刚萨埵受灌顶于大日如来,为吾辈迷界众生之代表者。此菩萨在金界曼荼罗,位于羯磨会东方阿佛之前,又为理趣会十七尊之主尊。在胎藏曼荼罗,则为金刚手院之主尊,或称金刚手,或称执金刚秘密主,又有持金刚具慧者及普贤萨埵诸称。《五秘密仪轨》云:“金刚萨埵者,是普贤菩萨。即一切如来长子,是一切如来菩提心,是一切如来祖师。”


《金刚顶经》开题云:“一切众生,最初发心,悉由金刚萨埵加持。故金刚萨埵,名一切如来菩提心。”


二 东西传播之始


龙猛菩萨当释迦灭后八百年顷,应佛之悬记而生。入南天铁塔,亲承两部大法而传之于龙智菩萨。龙猛者或又译称龙树,显教大乘各宗,无不赖以弘传,世称为八宗之祖,千部之论师也。龙智菩萨住锡南天,位登圣地,世寿逾七百余岁。玄奘三藏留天竺时,曾往受学(见三藏行状)。此二菩萨为付法之第三、四祖,皆印度产也。其事迹姑不具论,其承龙猛、龙智之教而流传密法于中华者,则自开元入唐之善无畏、金刚智二三藏始,距今千二百余年前事也。


当善无畏三藏未来之先,秘密思想之流传于震旦者,已渐不少。吴之黄龙二年,竺律炎译摩登伽经,首载密咒,东晋时已有《孔雀咒经》之翻译。其相继来华之佛图澄、昙无谶、菩提流支诸人,并擅咒术。然彼等于两部大法未有承受,且流传未广而系统不明,在密教仅属支流,不过为善无畏之先驱而已。


三 善无畏一行略传


善无畏三藏为中天竺摩伽陀国之王子,尝一度登位,旋让与其兄而出家学法。初学中论空部,后入龙智之门,名震五天。复以八十高龄,赍梵夹自天山北路以入长安,时为开元四年。玄宗皇帝闻其至也,遣使至边境迎之,礼为国师。次年译《虚空藏求闻持法》一卷,十二年奉诏译密教根本教典《大日经》七卷于洛阳,翌年完成。随讲其秘义,而命弟子一行禅师笔记之,即现存之《大日经疏》二十卷也。其后复译《苏悉地》、《苏婆呼》、《童子》等经。开元二十三年入寂,世寿九十九岁。玄宗震悼,赠鸿胪卿。


一行禅师俗姓张,唐初佐命剡国公公谨之孙也。幼年联盟,读书不再览,已能暗诵,尤精天文历算之学。初随普寂禅师出家,其后纵游南北,究寻阴阳谶纬之奥。尝著大衍历,纠正从来历法一日之差谬,世皆惊为圣人。及善无畏三藏东来,遂受学密藏,参预译场。笔记《大日经疏》,兼有字母表。《宿曜仪轨》、《北斗护摩》诸撰述。开元十五年示寂,世寿四十五岁。玄宗为废朝三日,御撰碑铭以悼之,谥曰大慧禅师。


善无畏门下,有宝畏、明畏,及新罗僧不可思议、玄超等人。要以一行禅师为最著,此二师弘传密教之功绩甚大。后世顾不列入付法正嫡之内者何也?盖所谓付法八祖者,系指两部大法,师资相承,血派未断者而言。此意出于弘法大师《付法传》及《十住心论》。一行禅师虽自善无畏、金刚智二三藏受两部之法,其后均无付法之人,是以不在弘法大师相承直系之内。若不拘血脉次第,惟就护持密教,弘传于南阎浮提而言,则大日金萨法界宫中之授受,原非阎浮出现之祖师,故可除去二圣而加入善无畏、一行二祖,是则名为传持之八祖也。日本东密、台密两家,关于祖师系统,异说极多,兹不具述。


四 金刚智不空惠果略传


第五祖金刚智三藏,南天竺婆罗门种,或云本为中天竺刹利王之第三子。以随南天竺使节入唐,故亦称南天竺人。十岁出家于那烂陀寺,二十岁受具足戒,尝学《瑜伽》、《唯识》等论于胜贤论师。三十一岁从龙智菩萨学密部,承事七年,得受五部灌顶。诸佛密藏,无不通达。其自天竺入唐也,系遵从南方之海道,历程三年,备经艰阻,以开元七年到广州,八年达长安。盖后于无畏三藏四年也。到唐后同无畏三藏共弘密教,译经传法,备显灵异。所译有《金刚顶略出经》、《准提陀罗尼经》等数种。又著《瑜伽供养次第法》、《五秘密口诀》等。开元二十九年寂于东部广福寺,世寿七十一岁。代宗朝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号大弘教三藏。


第六祖不空三藏,南天竺师子国人也。十四岁时于阇婆国遇金刚智三藏,为其弟子。随之入唐,助译经轨,受习大法,二十余年未离左右。金刚智三藏灭后,奉遗命再求两部广本大经于天竺。天宝二年抵师子国,遇龙智菩萨,蒙授以两部二十万颂之大经,及其他真言秘典五百余部。又复遍历五天以求密藏,天宝五年归唐。为玄宗灌顶于宫中,此后屡开灌顶坛。四方学徒云集者数千人,所译经轨凡百数十部。中华密教之隆盛,至此而极。其备受三朝之尊崇,古无其比也。大历九年入寂,世寿七十岁。代宗废朝三日,特赠司空,谥大辩正广智不空三藏和尚。


第七祖惠果阿阇黎,俗姓马氏。幼随大照禅师谒不空三藏,三藏一见惊为法器,抚而教之。十五岁时已著法验,其后受两部传法密印,为代、德、顺三帝之师。不空三藏之弟子虽多,其能传三藏之衣钵者,惟惠果而已。惠果弟子中,有若诃陵之辩弘、新罗之慧日、剑南之惟上、河北之义圆,皆惟受一部之法耳。其并传金胎两部者,惟义明供奉及日本弘法大师二人。弘法大师入唐时,惠果已五十九岁。次年遇见于青龙寺,惠果一见大喜,泻瓶无遗。临坛时屡有“不思议”之称叹,付法既毕,旋于是年(永贞元年)十二月示寂。世寿六十岁。弘法大师曾为撰书其碑文。自惠果迁化,而中华之密教渐不复振。四十年后,遽遭唐武宗会昌五年毁佛之变。虽自大中元年后,佛寺渐复,而密教竟不可重睹前日之盛况矣。


五 弘法大师略传


第八祖弘法大师名空海,日本赞岐人。幼极聪颖,有神童之称。十五岁至京师攻汉籍,学虚空藏求闻持法于沙门勤操。十八岁入大学,二十岁就勤操出家,旋受具戒。尝于和州久米寺东塔下感得《大毗卢遮那经》,苦其难解,遂兴入唐求法之志。延历二十三年七月,同遣唐之使出发,八月在福州上陆,十二月抵长安,时年三十一岁也。


入唐之次年,奉敕往西明寺,是为唐之永贞元年。于其间遍访名师,遇惠果阿阇黎于青龙寺东塔院,惠果喜其夙契现前,有待汝已久之语。随于六月七月授两部灌顶及百余部之密轨,遂为青龙门下之正嫡。元和元年(即日本大同元年)奏请归国,十月入博多,赉所请经论二百十六部,并两部曼荼罗诸种法器,作成目录,奏上于平城帝。


大同之末,奉诏入京。是后游化诸地,开灌顶坛于高野山,授传教大师等以两部灌顶。奏请高野山为修禅之地而创建金刚峰寺,其后朝野之尊信益加。弘仁十三年,太上天皇并废太子同受灌顶 ,十四年敕赐东寺为镇护国家弘通密教之道场,改号教王护国寺。天长元年祈雨于神泉苑有功,任少僧都。自是奉敕为镇护国家修法讲经于禁苑之事,不遑枚举。承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入定于高野山,世寿六十二岁,八十余年后醍醐天皇追谥弘法大师。其著作如前编所举外,尚有《十住心论》、《大日经开题》、《三教论归》、《付法传》及诗文集等,共二百余卷。


大师入唐之先,日本已有役小角、越泰澄诸人,各以持咒灵异显于世。道慈律师则请来求闻持法,玄昉则请来《大日经义释》等。密教在斯时,已渐茁萌芽矣。然不过附从于诸宗,为片段的传述而止。及大师归国,而后制定所依之经论,作《二教论》、《十住心论》,为横竖二门之判释。一宗之面目精神,至是大显。世方知真言教义有在两一乘教之上者,此其立教开宗之伟绩。所由超迈前贤,宜乎南部诸硕德为之悦服归礼也。大师天才卓越,尝取《涅槃经》偈意作《伊吕波歌》,为日本假名之创制者。其书法绘画雕刻,皆足垂范百世。又尝设综艺种智院,开平民教育之端,并致力于凿池筑堤等种种利国福民之事。其在日本文化史上之功绩若是,故其国人至今敬仰不衰云。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再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