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 当前位置:
  • 读西藏
  • 艺术
  • 落日时分-放电影的张丹增(四)

落日时分-放电影的张丹增(四)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881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红旗渠’叔叔,喝了那么多酒,别送我了。”绒塔一只手压住我的肩,又看看我妻子的态度,志玛绷着嘴一个劲儿地点头,示意绒塔说服我不要站起来。“‘红旗渠’叔叔,我走了,记住我们约定的秋收后的农闲季节,具体时间我会打电话告诉你的。”绒塔把挎包挎在肩上,再次强调了他的邀请,随后像战士告别首长一样,说,“‘红旗渠’叔叔,告辞了。”


“不不,我没有醉,别把我当醉鬼。”我瞪了妻子一眼,故意醉眼蒙眬用含混不清的语词对绒塔说,“记住了,秋收后的农闲季节!对不对?对不对?……”


直到绒塔把头鸡啄米似的快要点落了我才善罢甘休,继续醉眼蒙眬地说:“志玛,把柜子里存的泸州老窖拿一瓶给绒塔,带给甲波扎西。”我知道,此刻我的话是带着哼歌的腔调说出来的,还好,喝到这个时候,头有点晕,觉得大嚷大叫很开心。


“哦呀,‘红旗渠’叔叔。”妻子模仿绒塔的口气应承着去拿酒了。


“不不,‘红旗渠’叔叔能答应我的请求就足够了,酒就不带了。”绒塔一个劲儿地推辞。


“不行,老婆子,别听他的,让他带上,又不是给你的,是送给你爸爸的。带上。”我带着命令的腔调吼道。


听见这吼声,妻子和绒塔同时傻眼了,相互看了看,又看看我,不约而同地笑了,聪明的妻子说:“没办法,你‘红旗渠’叔叔很少这样发酒疯的,看得出来,他今天是格外高兴,这是他的心意,收下吧。”


我恍恍惚惚地看着妻子送客人的身影旋转着消失在门外,我立即闭上双眼,感觉屋里的家具或什么物器像朝我飞来,闭上眼睛后天旋地转的感觉更加猛烈了,我躺在藏床边不敢动,感觉一动就会呕吐。这感觉在十年前是经常重复的,但现在毕竟老了,今天可以说是喝得太多,但我清楚,即便再醉,绒旺塘修渠的事仍然在我的脑中旋转。想着想着,突然一条小溪朝我流来,越流越大,越流越宽,越流越急,只听得有人在高声叫喊,绒旺塘的“红旗渠”修通了,我急忙把平日盖在电影机上的黑色平绒布搭在机器上,一个劲儿地朝渠边跑去,跑啊跑啊,跑啊跑,等跑到渠边时一头栽进水里,水咕噜咕噜地罐进鼻子里让我无法呼吸,感觉被淹死了。


后来妻子告诉我,送走客人回来看见我早已呼呼大睡,憨口水流满了嘴角。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再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