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落日时分-小红帽(二)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749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三年后的一个非常非常偶然的短暂际遇,掩埋在心里的故事,在双流机场那个炎热的午夜,竟然鬼使神差地从我的口中流进了一个身材矮小戴眼镜的作家的耳里,他称被这个故事深深地诱惑了。


后来他告诉我,听了我的讲述,他当即决定放下手中的所有活计率先写完这篇小说。


事情的由来还得从一年前说起,我们旅行社接团的是巴金文学院的组织采风活动,飞机由南京飞回成都晚点五个小时。由于飞机延误,我同公司的童师傅开着车去双流机场接机,在出发前准备了面包、牛奶和火腿肠,以之来安慰采访团成员因晚点而沮丧的心情。


飞机是凌晨三点到达的,乘上大巴进入市区还有四十分钟的路程,我见大多数人早已疲惫不堪,东倒西歪地靠在座椅上,给大家分发食品和饮料时都摇头回绝。为了给大家提提神,我故意用异常兴奋的口气问大家:“出发前不是每个人都配发了一顶小红帽吗?”在昏暗的灯光里我隐约看见有个戴眼镜的在点头,遗憾的是我没有看见任何一位成员戴着小红帽。“这么热的天,你让我们给你们旅行社打广告,要是戴着它中暑了,怎么办?”戴眼镜的在昏暗中反问道。“有道理,”我顺着话回答说,“但大家可要知道,这小红帽是幸运之帽哟,‘5•12’大地震我就是戴着它躲过这一劫的。”我说。“你就吹吧?!买面粉的谁不说自己的面粉白。”昏暗中那人带着被忽悠的口气调侃说。我咯咯咯地笑而不答。“别笑啊,吹吹来听。”“好!那就听我吹。但有一个条件,大家不要睡哈,否则会遗憾终生的。”“别卖关子了,开始吧。”昏暗中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好,那就随着我走进小红帽的故事吧。”


大概是太疲倦的缘故,小红帽的故事非但没有起到提神醒脑的作用,反而成为众人的催眠曲,看见大部分人疲惫不堪的样子,我只好把小红帽在地震中带给受灾人的传奇故事简要地介绍一番。但我万万没料到那位在昏暗中同我对话的“眼镜”听完了我的讲述。


后来他拨通了陪同导游小吴的电话,说他想再进一步采访我,希望小吴帮助他牵线搭桥。小吴告诉我后,出于好奇我乐意接受了采访。那天我们相约在旅行社不远的“红磨坊”茶楼,我还特意画了淡妆,意外的是就在赴约前十分钟,李总打来电话,要我一同去峨眉山疗养院解决一起纠纷。


没办法,“嘴巴再大也在鼻子下”,我不敢抗旨,我告诉小吴让她向他表示歉意。小吴随即给那位作家作了解释,并把我的电话号码用短信的方式留给了他。


遗憾的是后来在做好被采访的等待中,那位作家一直没有电话联系我。


一年又过去了,当我逐渐把这件事忘掉的时候,真没办法,“小红帽”的故事像强压在水里的葫芦一样一旦松手它又浮出水面。或许它不甘成为“化石”,它在寻找有缘人将这故事公诸于众。这故事居然让我同这位作家又见面了。


这次是我亲自担任他们采风团的导游。对此我深感惊讶!我想,“这绝对是天作之合,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相信这话。当他掏出手机向我展示他至今还留有我的手机号码时,我被感动了,反而不解地问:“你知道我的电话号码,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你长得那么漂亮,我怕穷追不舍地会引来你的误会。”他用调侃的眼神看着我说。


“怎么讲?”我觉得他在逗弄我,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


“我怕你和你的同伴认为我采访是假,另有想法是真,因此我放弃了。”


“那说明你还是事业心不诚。而且……”我把话留了一半。


“而且什么?”他问。


“而且……而且,从动机上看的确有些弦外之音,透出图谋不轨的嫌疑。”我略带开玩笑的口气诡秘一笑说。


他摇头否认,表情严肃地说:“今晚住下后,我在茶坊里等你,从笔记本里调出那篇根据小红帽的素材写的小说《小红帽》,你可以通过这篇小说看看我的确不是图谋不轨的种。”


“好的,图谋不轨是句玩笑哈。”出于好奇,我真想看看别人是怎么把我口里的故事变成小说的,同时也想读读这位作家的文采,因为在念大学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说迷,挺羡慕那些中文系的女生。我看看表,说,“好,现在是六点半,马上就要去餐厅用餐了,七点半我在茶坊等你。”我说这话的目的是想考察他是否在说谎,毕竟一个小时的时间是写不出一个短篇小说的。


听到我的邀请,他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说:“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我竖起拇指对他说。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再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