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落日时分-落日时分(四)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1026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走在拥挤喧闹的通道上,攒动的人头充塞了眼球,雯雯和女上司的形象渐渐淡去,还好,女上司给力,大笔一挥同意了他的拍摄计划。这让他好笑,心想,“再精明的女人也有吃错药的时候,没办法,一物降一物啊。”


临行前的晚上她还把他带进一家格调高雅的酒吧,谈笑间还亲自为他弹奏了《不肯休息的快门》的曲子,暖色调柔和的灯光下那双似乎款款深情的眼睛在舒缓的琴声里望着他,他装模作样地拿起照相机为她留影,眯上的眼睛向她眨了一下,示意致谢和拍摄OK!之后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浓浓的咖啡在滑向肠道的同时对她说:“千万不要拿权力来包养我,我决不做你的鸭子!”声音极小,她是听不见的。


二号线的列车刚停下,苏峰耸耸背囊朝车厢走去,此刻,他觉得这气势有点像义士荆轲,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风范,也颇有美国大片里的风雨战士的悲壮感,他咬咬牙对自己说:“上路了。”同时将“上路了”这三个字发给了雯雯和女上司。


很快雯雯回道:祝老公一路顺风!小心!保重!加油!祝福充满了亲情。


前天晚饭后她陪他在登山户外店购买户外用品,她拿着在网上下载的“户外小贴士”的打印单一一对照着选购,虽然显得书生气,但苏峰却意外地感动。她拿着从网上下载的“户外小贴士”问他:“帐篷、背包、登山鞋你都有了,现在缺的就是出行时的健康用品了。”


“什么健康用品啊?”苏峰不解地问。


“这都不知道,”她拿起单子指着上面,说,“镇痛药、肠胃镇静剂、抗生素、感冒药、眼药水、红花油、碘酒、止血绷带、创可贴,这些外出必备的健康用品你有吗?”


“有感冒药、创可贴就行了。”苏峰嫌她太啰嗦,满脸的不耐烦。


这表情被敏感的妻子看到了,心想,“老公某种意义上是自己施计将他逼到西部去的,这样一来他虽然离开了自己担忧的美人圈,但西部条件的险恶又让自己非常歉疚。”她充满内疚地看着老公,不觉中流泪了。


苏峰以为是自己的粗暴和不耐烦使她生气了,急忙说:“好好好,你说的什么镇痛药、肠胃镇静剂、抗生素、感冒药、眼药水、红花油、碘酒、止血绷带全都要,行了吗?”


于是两人怀着不同的心情在户外用品店紧紧地抱在一起。店老板听见苏峰说“全都要”这话,心想遇见了“狂购大力神”,心情自然爽朗起来,火上浇油似的对几个十八九岁的女员工小声说道:“看见了吗,什么叫真正的爱情。学着点吧。”


雯雯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歉疚自己的泪水流淌着阴谋,临到老公真正要去西部,她便心里发慌了。在上海,美人圈是一个可怕的未知,去藏地,更是一个可怕的未知,这两个未知中,是她把一个担忧推向了另一个担忧,而后一种担忧极有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的。她心虚了,她想吐露真相但为时已晚了。他并不知道她的泪水包含着内疚、阴谋和自私。


扩音器在报下一站时,女上司发来短信,写道:很抱歉没来送你,短信送你一个拥抱好了!紧紧地!两条短信晒出了妻子和情人的味道,一条阳光、充满温暖;一条隐秘、充满激情,肉体酥痒。“如果能将偷情处理得像电影《廊桥遗梦》就成伟大了。”那一刻他似乎在远离上海的起点上看见了《廊桥遗梦》的真迹。他知道傻男人永远不能做两件傻事,一件是同自己的至交上床,一件是同自己的情人结婚。还好,他自认为不是傻男人。


就这样,父亲的支持、母亲的妥协、妻子的关心、女上司的“关照”、威利的助推,几者所形成的助燃剂鼓动他上路了。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