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 当前位置:
  • 读西藏
  • 艺术
  • 东女国传说-第四十一章詹姆斯大炮

东女国传说-第四十一章詹姆斯大炮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1539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据两位副将派回来的士兵报告,六万雄师已经翻过大山,攻破大色齐部落活捉松罗木指日可待。傅恒听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即铺纸挥毫,亲书一份捷报,派快马向京城传送。皇上也被捷报上的言辞感动,回书给予嘉奖。傅恒扳着指头盼着征讨部队胜利归来,可是,十多天过去了,不仅见不到部队胜利归来,连个音信都没有。傅恒坐不住了,想起皇上给的嘉奖,额上就冒汗。六万人啊,还对付不了六千山民?他不信,耐着性子等。他当然不会想到等来的消息令他七窍生烟。官兵乘木排走时其实没有六万人,攻金鱼山和海螺山时被滚石砸死了一万余人,翻过山以后,又有一万余人享受了超度经。剩下的士兵坐木排到了大渡河后,大多都一靠岸就开小差溜了,两位副将带回太阳部落的士兵不到三千人。傅恒手下近十六万人的士兵一下子缩水到只有七万人,傅恒一气之下亲手斩了两位副将。


       “接受拴头吧!”大土司及时给傅恒将军写了五个字,叫王秋送去。


       “秋后决战!”傅恒将军回了四个字,这次给了确切的作战日期。


       傅恒将军语气强硬,一半因为不服气,山野村夫一个,我就不信制伏不了你;另一半是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人,詹姆斯,英国洋人。英国人骚扰中国海岸时,詹姆斯是船上的炮兵,会目测距离,百发百中,被提成军官。不打仗后,他登上陆地,代表英国皇室跟大清官方做生意,傅恒与他私交很好。离开京城前,詹姆斯也跟他提起过大炮的厉害,当时他摇了摇头,对詹姆斯说了一句话,杀鸡焉用牛刀?没考虑用大炮。现在想起来错了,如当时听了詹姆斯的话,也不至于如此失败。更令他下定决心重振旗鼓的是皇上竟同意了他下一步的打算。傅恒写奏章确实是高手,他避而不谈损兵折将的事,只谈大色齐部落高碉林立,不彻底摧毁定会后患无穷。他还请求带嘉绒匠人到京城筑碉,研究破碉之术。皇上御笔一挥,写下“准奏”二字,皇上也想看看高碉这玩意儿有多厉害。


       “伟哉!雄哉!”高碉耸立于香山,皇上参观后赞叹不已,拍着傅恒肩膀说:“攻下此物实属不易,爱卿辛苦了!”傅恒受宠若惊,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仁青从太阳部落精选了一千名砌碉高手,亲自带到京城,一个月就筑了十个碉,有七八层的,也有十三层的,四角碉、六角碉、八角碉都齐了。詹姆斯举起拇指,睁一只眼闭一眼目测距离,移动了几次炮位,一点火,“轰”,炮弹飞出去,高碉腰上打穿一个窟窿,发五至十发炮弹,一座碉便轰然倒下。


       “惜哉!”皇上皱了皱龙眉,“嘉绒藏区真有数万如此高碉?”他还记着讷亲奏章中的话。


       “满山遍野都是,刀枪都奈何不得它。”傅恒弯腰低头作答。


       “能筑如此美碉,那里的人也不简单。”皇上闭上眼睛静了一会儿,忽然问:“还有什么稀罕的?”


       “巧匠、美女、歌舞,”傅恒扳着手指说:“此乃彼地三绝也。”


       “征讨结束后,你带一些到京城来。朕这辈子没去西南实在遗憾得很啊!”皇上顿了一下,突然想起问另一个问题:“嘉绒藏区真有一个省大?”讷亲奏章中就是这么说的。


       “一个省大?”傅恒被问懵了,嘉绒藏区属于四川省的地盘,怎么会有一个省大呢。实话实说了吧,那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既然是个弹丸之地,为何十几万人都拿不下它?于是急中生智,说:“倒没有,不过地势险恶可以列为全国之最。”


       “你们啊,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我信谁才好?”皇上的脸阴下来,挥了挥手,起驾回宫了。临走前,从轿子里掀开帘子,对傅恒说:“多带些炮,速战速决。征讨旷日持久,太后很生气。”


       “喳!”傅恒唱喏回应。他也听说太后反对征讨嘉绒藏区,张广泗说过小松罗木并无逆反之心,张广泗是太后亲信,她信。张广泗被儿子诛杀,她一肚子的气还没撒出来,儿子又举全国之力去打一个不该打的地方,时间又拖这么久,她能不生气吗?


       傅恒让詹姆斯培训炮手,叫仁青提前回去培训云梯队,攻碉演习也加紧了。备战工作做得差不多时,秋天到了,该决战了。傅恒不敢再向皇上伸手要兵,带着詹姆斯和六百五十门大炮,日夜兼程,二十天后回到太阳部落大本营。


       岳钟琪的病还没好,傅恒也不想用他。这个人一直袖手旁观,胜利果实马上就要成熟了,此时不能让他伸手。


       傅恒亲自挂帅指挥,战略战术都做了重大调整。他只带了两千人进山,其余的每三里路安顿一万人,梯级布阵,随时听候调遣。进攻的目标选择了宝伞山。这座山密被森林,松罗木的守兵用不上滚石檑木,离大本营又近,后勤供应便捷。更主要的是一旦拿下宝伞山,就可以朝着横的方向左右进攻其他各个山头。


       六百五十门大炮和所需炮弹在夜色掩护下被秘密运至山脚,傅恒带的两千人也把一百门大炮运到山腰。把大炮弄上山很费劲儿,一门大炮十个人抬,还需十个人护卫,护卫人员除了清除路障外,还要预防野兽侵袭。花了两个晚上,一百门大炮才在射程之内架好。第一梯队的一万人潜进森林里,云梯队队员都把长梯搬到了山腰。天亮后,詹姆斯亲自目测距离,调整炮位,马上就要发出的第一枚炮弹必须保证命中目标。


       詹姆斯口中念念有词,手指在胸前画着十字,又亲手往炮筒里添火药,塞进一颗人头大的实心铅弹,点燃了火药绳。火药绳燃完,“轰”的一声巨响,大炮弹得老远,铅弹飞出去,一个高碉上出现了一个窟窿。


       “打中了!”埋伏的官兵们站起来欢呼。他们欢呼得早了点,当把大炮重新架好,装上火药炮弹,准备发第二炮的时候,刚才的窟窿像疮口长了肉似的被填平了。


       “齐发!”傅恒就在现场,指了指十门大炮。十发炮弹齐发威力,整座碉被拦腰切断,像树木被砍伐后剩下的木桩。十门大炮一组,一百门大炮轮番轰击,那片碉群少说也有几十座,半天工夫就成了一片废墟。傅恒十分满意,这是征讨嘉绒藏区以来,给对方的一次实实在在的重创。


       只是目前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守兵都钻到轰剩下的矮层石碉中负隅顽抗,目标矮了炮弹打不中。


       “云梯队上!”傅恒下了命令,仁青在旁边做技术指导。第一梯队派出一千名士兵在前面开路,云梯队队员们提着云梯紧跟其后。冲至火枪射程时,残碉的射击孔里伸出了枪筒,开路的士兵不断倒下。云梯队队员踏着战友的尸体抵达碉脚,把云梯搭在残碉上,官兵一个接一个地登上云梯冲了进去。枪声停了,残碉里刀光闪亮,不断有人从上面掉下来。一批批官兵登上云梯,随时补充减员的士兵。最后,刀光不再闪亮,残碉平静了,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被官兵砍死的八十名藏兵尸体。傅恒向他们深深鞠了一躬,说:“我的士兵有他们一半英勇就谢天谢地了。”他又看了看满目废墟,望着仁青问:“守兵这么少?”“是这样。”仁青说。


       山下的大炮和炮弹都运上来了,粮食衣被也跟进了,占领的地势对官兵又十分有利。活捉松罗木,这次真的指日可待。


       为了速战速决,傅恒将军决定把所有的将士都调上山,兵分左右两路,两路部队都配备云梯队。右路部队领兵三万,携炮三百门,向右进攻,摧毁金轮山、海螺山和金鱼山上的所有高碉和城墙;左路部队领兵四万,携炮三百五十门,向左进攻,摧毁宝伞山、宝幢山和宝瓶山上的所有高碉和新官寨。最后,两路部队猛虎下山,活捉瓮中之鳖松罗木。


       “妙,大人妙!”詹姆斯很欣赏他的朋友傅恒将军的方案。傅恒将军自己也陶醉了,举目四望,枫叶似火,桦树金黄,松衫翠青,天蓝云白,跟北京香山有几分相似,他喉头痒痒,哼起一段京剧来。


       大炮轰击,云梯队肉搏,大部队包围,官兵向左右环山同时进军,斧切刀削似的美丽高碉像被雷击的树木一样残缺了,顽强抵抗的守兵纷纷倒在血泊中,树上落下的遍地黄叶渲染着战地的悲壮和惨烈。官兵不再躲躲闪闪,大摇大摆地走在阳光下的山顶上,数着还没攻下的碉群,计算着回家的日子。


       但是战争也并非一帆风顺,比如进攻速度就快不起来。官兵们为仅一处碉群就有几百个高碉惊讶不已,他们不相信这个地方人口那么稀少,只觉得是所有人还没露面而已,不然怎么会突然就修起这么多工事了呢?没人告诉他们,这些碉群是经过几百上千年的岁月逐渐形成的。有能力的家庭生了男孩必建一座高碉,这是几百上千年的传统,照此说来,这么长的时间里留下一两万座高碉就再正常不过了,如果被洪水冲跑被自然老化被雷击垮塌的老碉都还在的话,不吓死几个人才怪。轰平一处碉群,少则一两天,多则十几天,进攻速度没办法快起来。


       最令他们心惊肉跳的是在一处碉群被轰平之后。云梯队必须上,不然守兵仍在残碉里抵抗,高碉等于没轰。云梯队一旦上去后,就是一场短兵相接的肉搏战,最终虽然把守兵消灭,但是官兵的伤亡更大,很多官兵心跳加速正是在高碉被轰平的时候。除了詹姆斯,其他炮手当快要轰平一处碉群的时候,发射速度自然而然会慢下来。时间都过了两个月,两路部队只各攻下一个山头,再不赶进度,冬天又来了,大雪封山后,后勤供给一旦中断,部队又要吃饿肚皮的亏。人多也有人多的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大色齐部落伤亡人数不断增加,这从他们担架队伍的不断壮大上看得出来。准确地说,没有一个伤员,减员的都是死亡。守兵不肯从碉里撤退,即使重伤也要拼命,直至被砍死。你想,怎么会有伤员?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