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 当前位置:
  • 读西藏
  • 艺术
  • 东女国传说-第二十三章尼玛敲响了太阳部落官寨大门

东女国传说-第二十三章尼玛敲响了太阳部落官寨大门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1392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阿果被抓回来后的第四天下午,大色齐部落官寨的轮值头人尼玛敲响了太阳部落官寨的大门。大管家接到卫兵的报告,急匆匆走出门一看,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回原处,尼玛和多吉只带了四个随从,没有向太阳部落发兵的迹象。放心后又有些愤愤不平,大色齐部落根本没把太阳部落放在眼里,才来几个人,哼!


       “尼玛头人,请!”遵照仁青土司的吩咐,大管家装作满面春风的样儿,热情迎接客人。


       “阿果呢?阿果在哪儿?”多吉没下马,在马背上用皮鞭指着大管家。


       “在那边。”大管家并不责怪多吉,这件事很容易使人造成误会,阿果和多吉中了埋伏,谁都怀疑放他俩走肯定是个圈套。


       “尼玛叔,我去看看!”多吉知道大管家说的“那边”在什么地方,没等尼玛回话,掉过马头向小树林奔去。


       “叫仁青出来,我们在外边谈。”尼玛下了马。


       看得出来,尼玛是把满腔的怒火强压在心里头的。听了多吉的报告,他力主发兵,趁机夺了仁青的权,让阿果当一回女土司。当初阿果父亲把阿果送给太阳部落,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现在机会来了,是仁青自找的,活该!大土司不同意发兵,只许他去看阿果,他这才只好强压怒火。


       “回尼玛头人的话,我家土司去成都了,一时半会儿回来不了。”大管家这时才意识到土司的先见之明。


       “溜了?”尼玛强压的怒火一下子蹿了出来,恨不得一把火把官寨烧个精光。


       “我家土司有急事才走的,有啥话我来转达,行不?”大管家装作卑躬屈膝的样子,心里暗喜,看你能把我们土司怎么样!


       那边响起了马蹄声,大家都朝那边看。多吉把阿果抱在前面,快马朝这边跑来。


       “尼玛叔,你看,阿果!”多吉下了马,让阿果就坐在马鞍上不动。


       阿果的伤好多了,可以骑马了,只是额上的包块还没消,青紫色的包块在白净红润的脸上特别显眼。


       “说清楚,怎么回事?”尼玛一把抓住大管家的衣服。声音不大,但是像藏獒扑向猎物时在喉管里回响的那种声音。


       “大伯,不关大管家的事!”阿果想下马,刚一动,有伤的半边身子撑不住力气,从马背上滑落下来。多吉眼明手快,迅速把阿果抱住,在场的人轰的一声围过去。


       “我没事,真的没事。”阿果当众被人抱着,实在不好意思,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她努力挣扎,但是半边身子动不了。


       “人都这样了,你说咋办?”尼玛朝大管家瞪着怒眼。


       “阿果像我自己的女儿一样。藏医说了,没伤着骨头。土司说了,要我们照顾好阿果,过两天就会好的。”大管家用袖口擦额上的汗,其实天气并不热。


       “你别说仁青,提到他我就冒火!”尼玛真冒火了,“我是阿果的大伯,她的事我做主!”


       “当然,当然,尼玛头人,一切都听您的。”大管家想尽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听我的就听好了,”尼玛鼓着眼睛,“阿果我要带回去,留在你们这儿不放心。”


       “这个我做不了主。土司回来后你跟他说。”大管家理直气壮。


       “你还提他!阿果伤成这样,他为什么丢下不管?”尼玛逼近大管家,指着他的鼻子问:“阿果出了事,你能负这个责?”


       大管家的脖子被尼玛的气势压没了,缩进衣领里。尼玛用指头点了两个随从,叫他俩立即把阿果带走。阿果怕事闹大,不愿离开,可是身子动弹不了,由不得自己,被抱到马背上。


       “大管家,好歹咱们是亲戚,不让进去坐坐?”看着随从带着阿果走远了,尼玛舒了一口气,语气缓和多了。


       “早就该请进的,请,请!”大管家想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可是见阿果被带走了,他不会笑了。


       官寨客厅里在场的人只有五个,除了太阳部落的大管家外都是自己人,尼玛很满意。递茶端水的下人虽然碍不了事,他也不让进出,大管家不知道尼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忐忑不安,右眼皮跳得厉害。


       “大管家,仁青傻,给他面子他不要。”尼玛用手拍了拍卡垫,示意大管家坐下,“你看到了吧,嘉绒藏区谁有那么好的枪?我兄弟造了五支,第一个送的人就是仁青,连我都没有份。他可倒好,不登门道谢不说,还把阿果弄成这样。”


       大管家顺从地坐下来,心里想,我们想复杂了。他现在反倒觉得奇怪,亲戚间送礼再正常不过了,为什么当初就想歪了呢?


       “我还有话说,”尼玛扫了一眼客厅大门,他带来的另外两个随从心领神会,跑过去站在门口,用背抵住关紧的门。尼玛说:“阿果都带回去了,歇脚点我要收回。本来就是我建的,阿果父亲给了你们官寨,我不同意。”


       “你敢!”大管家在原则问题上毫不含糊,“这是阿果的嫁妆,你有什么权力收她的嫁妆?阿果带来的歇脚点,现在成为我们土司的领地,你收回歇脚点,就是掠夺我们土司的领地,就是犯法,你想过没有?”


       “我欣赏你。”尼玛仔细打量着愠怒的大管家,“你是个好管家,可惜进错了门,仁青不会感谢你的。”


       大管家尝到了兵临城下的滋味,心里很不服气,昂着头朝向一边,根本不答理尼玛。尼玛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多吉面前,向他耳语了一阵。多吉虽然不停地点头,但是神情十分紧张,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又不停地抓耳挠腮,尼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才稍微平静下来。


       “你这种态度,可能要吃一点皮肉之苦呢。”尼玛走到大管家面前,拍了拍手掌。


       站在门口的两个随从听见掌声跑过来,一个抱住大管家的头,嘴里塞进毛巾,另一个从怀里掏出绳子,把大管家捆了个结结实实,绑在笨重的柜子上。这根绳子本来是给仁青准备的,现在用到大管家身上了。多吉趁机溜出客厅。


       “明人不做暗事,我要把太阳部落的土司印拿走。”尼玛用拳头比画了盖印的动作,“本来想把仁青带走的,算他跑得快,没抓到。太阳部落必须用一样东西做担保,不然阿果生死难保。我想了这么久,只好拿印了。除了印,你们还有什么值得用做担保的东西?我今天对你不恭敬,虽然图个拿印的方便,其实也是为了你好。人都这样了,还能怎样呢?仁青不会怪你的。”


       土司的印绶在哪儿,多吉最清楚,也知道怎么去拿。尼玛认为在等多吉回来的时间里和大管家多聊几句也不错,至少可以消除寂寞。大管家只能摇头晃脑,因为唯一没有被剥夺的自由就只剩下脖子的扭动,但是无济于事,从多吉回到客厅后不敢正视大管家和脸上挂着愧疚的表情看,大管家知道他们已经得手了。


       “再见!”尼玛来了雅兴,要和大管家行碰头礼,弯着腰把头送过去。大管家忍受不了这种调戏,攒足劲把头撞过来。头碰头的声音比较沉闷,尼玛眼前出现许多虽然模糊但又明显在飘浮的星星,脑袋感觉又重又大。他慢慢直起腰,站稳脚跟,待多数星星散去之后睁眼一看,大管家额头有了一个阿果额角也有的那种包块,上面也被鲜血染成了紫红色。


       “好主意,这样更好向仁青土司交代。”尼玛向大管家竖起了大拇指。接着,一边向挤在门口的多吉和两个随从挥了挥手,表示出发,一边回头向昏昏沉沉的大管家说:“别睡着了,怕着凉。再见!”


       大土司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他把仿制洋枪抵在尼玛胸口,要不是夫人在场,尼玛的命就没了。尼玛纳闷,自己为大色齐部落扬眉吐气了一回,大土司为啥会发这么大的火?为啥把他的脾气惹了个底朝天?他想不通,能从西藏扛回虎旗的人怎么就变得这么胆小怕事?太阳部落有啥可怕的?这次他们几个人去,不是如入无人之境吗?他当初还认为大土司很有远见,把刚出生的阿果送出去,不是仅仅给太阳部落土司曲登做儿媳,而是在埋伏日后长远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送到手上了,他又像捧着了炭火。是不是装模作样呢?他想。不像,枪口都抵到胸口了,还会装模作样么!要不是夫人在场,扣动扳机只是一瞬间的事。


       尼玛听了大土司说出的严重后果后,一点儿也不服气。自己吓自己,抢印夺地只是吓唬一下仁青,怎么会招来血光之灾?“我辞职,这样可以讨好太阳部落!”尼玛赌气地说。


       大土司听了夫人的劝告,又见尼玛一脸委屈的样子,也觉得自己刚才太冲动了,想了一些道歉的话,可是一句也没说出口,嘴里吐出来的却是自己想没想过的话。“好吧!”大土司挥了挥手。


       新上任的嘉德陇瓦头人是尼玛的儿子尼玛木。尼玛木是大土司的干侄儿,小时候在官寨里待了好几年,跟着阿果、多吉那批孩子们读书学习。当时干侄儿没有引起大土司特别的注意,只觉得他是个性格孤僻,不愿意招呼大人的孩子,不像多吉,开朗活泼,甚至会撒娇,讨人喜欢。现在干侄儿长大了,可以承袭父亲的职务了。


       尼玛木小时候并不是不招呼所有的大人,他只是不想招呼应该叫叔叔的大土司。他恨多吉,自从多吉被接到官寨读书,阿果亲热地向他笑着说了一声“欢迎您”后就恨上了。多吉被接到官寨学习是大土司的主意,阿果亲热地向多吉说一声“欢迎您”,根源在叔叔身上。看到叔叔就想起多吉,就想起阿果见到多吉时的音容笑貌,心里就不舒服,不想打招呼。远远地看到叔叔的影子,他就想躲,确实躲不过去了,动一动嘴唇,发不出声音,尴尬地跑开。现在上任了,叔叔是土司,头人必须要和土司正面打交道的。可是,他还是做不出谦恭的姿态。现在倒不是又想起多吉,又想起阿果见到多吉时的音容笑貌,而是为父亲鸣不平。他觉得不值得向叔叔点头哈腰,说不定有一天叔叔还会把仿制洋枪的枪口抵到自己胸口上呢。


       上任那天,大土司把珍藏的一支仿制洋枪送给尼玛木时,尼玛木没说一句感谢的话,更没有做出大土司所希望的惊喜样子,这使他很寒心。这支枪本来是给尼玛准备的,在大土司的心目中,仿制洋枪比什么都珍贵,嘉绒藏区只有五支,只有与他最亲的人才能拥有。除给自己留了一支外,给仁青送了一支,仁青是阿果的男人,送给他等于送给阿果。给两个儿子达拉和阿更各留了一支,给大哥尼玛留了一支,现在送给尼玛木,他连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他知道尼玛木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怪干侄儿,尽管大哥夺地抢印酿成了大祸,不过自己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确实也太冲动,差点做出痛悔一辈子的蠢事,干侄儿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也在情理之中。千错万错是仁青的错,为什么那样对待阿果?又是关又是锁又像追逃犯似的抓捕!没有这些事就不会出后面的事。现在,大土司完全迁怒于仁青,自己从西藏回来都快半年了,他连个照面都不打,对送去的珍贵的仿制洋枪竟无动于衷,现在又把阿果弄成这样。仁青他太狂了,根本没把他这个老丈人当回事,根本没把大色齐部落放在眼里。既然你这样对我,难道我还巴结你不成?他立即做出决定,与太阳部落断交,解除阿果与仁青的婚姻关系。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