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 当前位置:
  • 读西藏
  • 艺术
  • 东女国传说-第二十二章仿制洋枪

东女国传说-第二十二章仿制洋枪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1162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自从那支漂亮的仿制洋枪靠在仁青床头后,仁青就真的病了。仁青本来就不爱说话,现在连饮食起居时不可省略的话都免了,他的大管家无所适从,实在不好伺候。大管家猜想土司得的是心病,是这支枪闹的。阿果和多吉去大色齐部落了,对于枪的顾虑可以排除,但是不好开口,瞒着土司把阿果和多吉藏起来,这个罪可不轻。


       “是一把好枪。”大管家试探着想从枪身上开导土司。


       仁青无言,斜靠在高高的枕头上,两眼愣愣地盯住掩着的门。


       “还是金子呢。”大管家把枪拿在手里,摩挲着枪上的黄金套环。


       仁青还是无言,只知道这里放了一把枪,没有理它,现在转过头瞟了一眼,心里一惊,果然是一把好枪。要是在过去,他会一把抢过去,容不得别人抚弄。他有两大爱好,一个是女人,还有一个就是枪。在嘉绒藏区,男人们大凡都有这两种爱好,只不过土司们更执著些,因为他们有这个条件。不过,阿果睡到他宽大的雕床上后,他对女人的爱好减弱了许多,或者说几乎完全消失。怎么说呢,虽然阿果睡觉时习惯于把背朝向他,但这并不妨碍他从阿果的背部和颈部,特别是那团蓬松的秀发里面嗅到淡淡的柏枝香味。阿果的正面只能白天才能看到,尽管距离始终那么远,可望而不可即,但是正因为有了这么一段距离,够不着,摸不到,他才像在人群中寻找曾经见过一面的美女一样,忙于窥视阿果,无暇顾及其他女人。只要瞟一眼阿果,无论是忧愁的面容,还是伤感的眼神,都能使他怦然心动。所以,他失去了对女人的爱好,如果有,也只有阿果一个女人。他唯一不能理解的是,阿果为何不能把身为一方土司的他放在心上?为何眼里布满伤感,脸上挂着忧愁,晚上又只会对他向背而眠?为何见了多吉就笑逐颜开,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时间一久,尤其当他知道阿果让多吉晚上捂脚,两个人打脚蹬睡后,他对阿果产生了刻骨仇恨,并迁怒于所有女人,他才彻底失去了对女人的爱好。对枪的爱好就不同了,他收藏了各式各样的明火枪,只要是好枪,他都舍得花重金搞到手。当然,他收藏的枪支,大多还是头人们和寨首们送的。“我们土司送给你的,自己造的洋枪。”那天大色齐部落大管家咣的一声把枪朝地板上一杵,让它斜靠在床头。听到“自己造的”,他并没有动心,他收藏的明火枪哪一支不是嘉绒藏区各地自己造的?这并不稀罕。听到“洋枪”时,他差点把目光射过去,但是自尊心不允许他这样做。过去听说过“洋枪”这个名字,却没见过,然而想到对方在追问阿果下落的同时咣的一声把枪亮出来,心里顿时罩上不祥的阴影,对这个新家伙唯恐避之而不及。现在这一眼瞟过去,也不是他的本意,纯属大管家的“诱惑”。虽然明明看见是一把从未见过的顶级好枪,可他就像突然发现了一条毒蛇,失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是一把好枪。”大管家想说这把枪只是礼物,它并不危险,可是一时半会儿没找到合适的过渡语言,又重复了一句老话。


       “你高兴?”土司朝大管家翻了个白眼,又看天花板。


       “我,枪……”大管家见土司生气了,嗫嚅道。


       “毒蛇,毒蛇!要咬人的!”土司喃喃地说。


       “放心吧,土司,”大管家小心翼翼地说,“要咬早就咬了,不会等到现在。” 


       “她和他,在你那儿多少天了?”土司望着天花板,好像在回忆。


       “三个多月了吧?”大管家顺着土司的问话回答,尔后吓了一跳,自己怎么说出了大实话?土司怎么知道我把阿果和多吉藏在小楼房的?


       “也许你做得对。”土司朝天花板微微点了点头。


       “我,我……”大管家想解释,但是,这件事情发生的事实与动机有很大的冲突,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


       “砰砰砰!”大管家正急切为搜索合适的语言而结巴时,外面传来轻微但又急促的敲门声。大管家停止结巴,用请示的目光看了土司一眼。土司抬了抬下巴,大管家碎步跑去开门。门口站着两个背着明火枪的官寨卫兵,躬腰低声说:“阿果抓来了,多吉跑了。”


       “怎么会这样?”大管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阿果和多吉不是昨天夜里就去大色齐部落了吗?神不知鬼不觉,怎么会被抓住?


       “跑了?”仁青土司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像被关在笼子里的牧狗,咆哮着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他已经强烈地意识到从未经历过的危险像一条张嘴吐舌的毒蛇,正从暗中向他扑来。


       “怎么会这样?”大管家完全乱了方寸,不断重复这句话,跟在土司屁股后面转圈子。


       大管家的脑子乱透了,阿果和多吉不是明明白白从小树林里走出去的吗?那依还跑到楼上煨桑,祈祷他俩一路平安呢。阿果和多吉藏身的地方外人不可能知道,官寨卫兵怎么会去拦截他俩呢?看来土司是知道这个秘密的,要不然刚才不会问自己“她和他在你那儿多久了”,可他是怎么知道的?大管家现在顾不上土司如何惩治自己,多吉跑掉确实比那支枪更危险,他一定会逃到大色齐部落去,后果将会很严重。土司一直心存疑虑,现在看来很有道理,他现在十分担心土司的安全。


       “毒蛇!毒蛇!”土司被无形的危险越裹越紧,几乎感到窒息,停止了走动,看见一把椅子,屁股无力地落在上面,嘴里像念经似的重复这两个字,也不知道他指的是那支仿制洋枪,或者逃脱的多吉,还是指估计会进攻太阳部落的大色齐部落人马。


       坐到椅子上后,仁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发现那两个卫兵还在门口唯唯诺诺地站着,向他们瞪着眼猛跺了一脚,那两个卫兵伸了伸舌头,倒退着溜了。


       大管家等着土司的训斥甚至惩罚,虽然土司说过“也许你做得对”,但是事实上已经不对了,多吉的脱逃意味着两个部落械斗的开始,大土司绝对容忍不了他的宝贝女儿被关被锁被抓,说不定送枪就是一个信号,土司的疑虑一点儿也没错,这里面确实有问题,送什么不好,为何偏偏送枪呢?


       此时的仁青土司心头对大管家可谓怒火万丈,恨不得一口把他吃掉。当他知道大管家把阿果和多吉藏起来了后,尽管没有表露出来,但他还是十分感激大管家的。他理解大管家的用意,这两个人与其跑到阿果娘家惹出大麻烦,倒不如软禁在大管家的小楼房里,这是下策中的上策,至少可以平静一阵子。当时他还为自己对这么忠心的仆人心存戒心安插眼线而愧疚过。现在不同了,虽然不知道是否因大管家故意放纵,但这两个人成功地从他的小楼房逃出却是事实。虽然阿果抓住了,多吉却跑了,他一定会带大色齐部落的人马进攻太阳部落,他是个要色不要哥的人,仁青已经领教过了。然而仁青努力控制情绪,告诫自己,现在可不是发怒的时候,更来不及追究责任,他要用这个人,要把官寨这个摊子暂时交给他。说到底,官寨里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最可靠的还是这个人,至于追究责任,留到今后也不迟。现在的问题是时间来不及了,要不然,他会把那些卫兵挨个儿绑在柱子上,挥舞皮鞭将他们抽个半死不活不可。他就是担心大管家那里有个闪失,才让那些卫兵每天晚上守在小树林里,叫阿果和多吉插翅难飞,结果还是出问题了。那么多卫兵追了一个晚上加一个早晨,才只把阿果抓住,还是让多吉跑了。这两个人应该调换一下,抓住的应该是多吉,跑脱的是阿果才对。不管怎么说,阿果安全跑回娘家,大土司好歹见到了女儿,就不会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地步。现在可好,阿果被抓,后果太严重了!


       “毒蛇出洞,要出洞!”土司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对大管家说。


       “毒蛇?”大管家再一次听到土司提到毒蛇,不知何指,茫然地望着土司。


       “母狗拴在这里,公狗会罢休吗?”土司把后脑勺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这是一把汉式雕花椅子,很能让人休息的椅子。嘉绒藏区越往里走,就越见不到这样的椅子,而太阳部落的官寨里,几乎每个房间都能见着。


       “毒蛇,您指的是多吉?”大管家把“公狗”换成了“毒蛇”,“公狗”太难听了。还有“母狗”,更难听,特别是用在阿果身上实在不恰当。大管家第一次听见土司对阿果用如此恶毒的语言,心里打了个寒战,感到今后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他会引狼入室,带阿果娘家的人向咱们发兵的,他做得出来。”土司现在似乎平静了许多。


       “我也十分担心,担心发生这种事。”大管家本来想说十分担心土司的安全,又觉得这句话不太妥当,怕伤了土司的面子。嘉绒藏区的男子个个都自认为是英雄好汉,最忌讳别人说他怕谁,土司们更是这样。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天不会塌下来,太阳部落也不是好欺负的。”仁青土司说话虽然底气不足,不过这几句话确实是土司该说的话。


       “是,我去召集头人们,”土司的话振奋了大管家,“咱们部落又不是拉不出人来!”


       “不必,”土司摇了摇头,又摊开双手耸耸肩,“你敞开大门迎接他们就是。”


       “土司啊,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大管家急了,如果大色齐部落真的发兵过来,最多四天以后这里就可以听到枪声了。


       “阿果家里来人了,难道不该热情迎接吗?”土司的话似真似假,大管家听不明白。正在云里雾里时,土司又说话了:“我去一趟成都,马上就走,这里的摊子你守住就行了。”


       “我?我守不好吧?”大管家感到自己的责任突然重大起来。


       “我一走就好守了,”土司的话又似真似假,“他们要来就是冲我来,我一走他们就自讨没趣了,好玩得很。”


       事实证明土司的话并不是开玩笑,他真的带了两个随从就走了,把偌大的一个官寨丢给了大管家。走时留下两句话,将阿果照顾好,有事到苟大人府里找他。


       阿果摔得不轻,估计是侧着身子摔下马的,半边身子不敢动,一动就痛。可能碰在了有口的石块上,额角上留下一处伤口,伤口虽然不大,但是肿成了青紫色的包块,糊了一层血渍,看上去挺吓人的。大管家请来藏医检查,藏医说,幸好没伤着骨头,给了一些吞服的药,又用麝香、藏红花、铁棒锤、草乌、九牛糙等药兑成药酒,吩咐用来擦阿果伤着的半边身子。阿果不想待在官寨,宁愿睡在大管家的小楼房里。大管家也这么想,好让那依给她擦药酒。


       阿果是用轿子抬过去的。这乘轿子早在她嫁到太阳部落前就准备好了,专门为她制作的。太阳部落只有两乘轿子,一乘是仁青土司的,一乘就是她的。她不喜欢坐轿,被别人抬着,心里挺别扭,她喜欢骑马出行。有身份的人骑马时要有人在前面牵着缰绳,这样才体现等级,显示高贵,她不喜欢别人牵马,自己握住缰绳自在些,缰绳的头儿在马屁股上一挥,“嘚嘚嘚”地小跑起来才痛快。今天可不行,半边身子动不了,只好坐轿子。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坐轿,她发觉坐轿并不舒服,一颠一簸的,被摔伤的半边身子钻心地痛。


       那依从小楼房的阳台上看见小树林里摇晃过来一乘轿子,也没仔细辨认是男式轿还是女式轿,就断定是土司乘轿看她来了。赶紧对着镜子用湿毛巾擦了把脸,又用手指胡乱梳了梳头发,拍了拍身上的灰,从楼梯上小跑下来,站在小院门口,躬着腰等候。她一直惦记着土司当年把她送给大管家时说过的话,让她到大管家身边去不只是解决她的糊口问题,更重要的是关照大管家的生活,要把小楼房当成自己的家。小楼房里发生的任何事,比如来了什么客人、和大管家谈了什么话、商量了什么事、大管家回到小楼房后做了些什么,都要向他汇报,大管家不能太劳累了。当时她特受感动,土司对大管家关心到这个程度,连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小事都要过问,太难得了,大管家忠心耿耿地为土司忙里忙外,不离鞍前马后,值!土司暗地里关心照顾大管家,却叫她发誓保密,不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更让她感动。堂堂的正人君子!她想。她住进这座小楼房后,一直没碰上需要汇报的事,大管家很少回来,一来就直接上二楼,走进经堂念经,吃了饭就睡觉。也从来没来过客人,过得很自在,不用土司操心。阿果和多吉进来后,汇报的事就多了。土司非常关注这件事,叫她想办法一定要留住这两个人,如果这两个人跑了,大管家就会吃大罪。她确实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让多吉跟阿果打脚蹬。阿果的脚被多吉捂热了,舒坦得“皇上,皇上”地尖叫后,她向土司如实汇报,说他俩好像很快活,没有溜走的意思。她发现土司听后脸色很难看,一点儿也不快活。他们不会一直待下去的,跑的那天你就煨桑,当时土司就是这么说的。土司还承诺过,只要把桑煨了,桑炉里冒出火光或者浓烟,她就做了一件大善事,他会亲自来看她,还要送她三亩地,修一座房子,让她成一个家。昨晚煨了桑,今天土司果然来了,土司就是土司,一言九鼎。


       “那依!”大管家大声喊。那依抬头一看,轿子拢了。


       “背阿果!”大管家一面招呼停轿,一面给那依做了一个背人的手势。


       “不是土司?”那依将信将疑,掀开轿帘,果然是阿果。


       阿果斜躺在里面,表情很痛苦,向那依勉强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多吉呢?”那依心里怦怦直跳,问。


       “跑了!”阿果做了个手势。


       “愣着干啥?背!”大管家吼道。


       那依惊慌地看了一眼大管家,鸡啄米似的点了好几个头,蹲下身子,阿果在大管家的扶持下趴到那依背上。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再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