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东女国传说-第五章看花节

天上西藏官方出品 已有1283人阅读

00

↘回目录页 


       修建雍忠拉顶寺,伐木队功劳最大。部落大会轮值召集人宣布了部落大会的一个决定:送十头牦牛一百只绵羊三百桶青稞酒给伐木队,看花节就要到了,伐木队应该过一个像样的节日。


       现在正值仲夏,青稞和小麦已经抽穗灌浆,豌豆、胡豆和土豆的茎秆上开满了花,油菜花更是满坡满畦的金黄。一年一度的看花节到了,往年要到草山上耍半个月,今年大家都高兴,半个月是不够的,肯定要多耍几天。伐木队赶着牛羊,驮着青稞酒和其他杂七杂八的食物,来到琼日山悬空庙背后的草山上,在神海旁边搭起几十顶帐篷。


       时间退回去一千三百多年前,这个时候上草山的人不是去过看花节,而是去站岗放哨。很长一段时间内,嘉绒藏区一会儿成为吐蕃军队同唐朝军队作战的后方,一会儿又成为这两支军队对峙的前沿阵地。战争通常在夏秋进行,冬春大雪封山,是交不上火的。后来唐朝和吐蕃签订了和平协议,战争停止了。但是,每当到了鸟语花香的夏季,人们还是习惯要上山。当年的临战紧张氛围一经解除,他们这才发现,原来家乡的夏景如此美丽,满山遍野都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成了花的海洋。于是每年夏季人们都要登山赏花,形成看花的节日。


       各个部落都有在看花节期间召开部落大会的习惯,因为这个时候部落成员最齐,和过春节差不多。琼日部落也有这个习惯,今年的部落大会要做两个决定,第一个决定是劝大松罗木搬到新庙里,让他当新寺住持。这件事比较麻烦,大松罗木把住持的位子给巫师留着,无论如何也要等巫师回来才搬,谁也不知道巫师何年何月回来。第二个决定是推举部落酋长,这件事拖了很久,不能再拖了。


       自从开始修庙后,琼日部落又恢复了对松罗木兄弟俩的关注。修庙开始后不久人们才发现,琼日部落渐渐发生着变化。山还是过去的山,水还是过去的水,但是总觉得在天地山水之间洋溢着一种让人兴奋和冲动的气味,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这种气味占据了人们的全部嗅觉,于是,人们就无边无际地兴奋和冲动起来。他们要修庙,他们要一次性求雨成功,他们要美女们主动拥进部落。要是在过去,这些事情他们不但不敢想,就是想都想不出来。事情居然如此蹊跷,无论你怎样地异想天开,在如今的琼日部落,没有一样不可以实现。人们暗自觉得奇怪,想来想去没有想出一个结果,最后都一致认为与松罗木兄弟俩有关。再仔细一想,真的和他俩有关,发生的那些新鲜事哪一样不和他俩沾边?


       在部落大会上,讨论第一个决定费的时间最长,主要是大松罗木不同意大会的决定。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大松罗木同意白天到新庙里念经做法事,晚上回到悬空庙里去,等到巫师回来后再搬家。既然白天已经在新庙里了,担任住持的事不就木已成舟了吗?酋长的推举很快也有了决定,松罗木兄弟俩双双入选。推举兄弟俩担任酋长时,也不是没有反对意见。轮值召集人发言说,选两个酋长,是不是违反了一山不能有二虎、一个部落不能有二主的古训?他的发言其实不算反对意见,只是提出了一个疑问。


       “什么一呀二的,把我给弄糊涂了!”尼玛说,“我看,要说一,他俩是一胎生;要说二,他俩一个能文,一个能武,加起来多全面呀,是不是?乡亲们!”


       “拉嘉罗,拉嘉罗!”大家举臂欢呼。


       “大家静一静,我有话要说!”小松罗木站了起来。


       大家以为小松罗木要发表就职演说,都竖起耳朵听。可是他说的是另一码子事,不过大家更爱听这样的话。


       “咱们为啥要修庙?不就是想得到女人嘛!”小松罗木敏捷地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闭着眼睛的哥哥,又转向伸长脖子看着他的人们说:“这几天,我们伐木队也有一个决定,到东女国去抢女人,顺便把巫师带回来。”


       “拉嘉罗,拉嘉罗!”人们又一次振臂高呼。许多老人流下了热泪,他们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孩子们有媳妇了,琼日部落有救了!


↘回目录页 

{{el.memberName}} {{ el.createTime | date('yyyy/MM/dd HH:mm')}}

{{el.content}}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注册,再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RECOMMEND